.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8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apter 8 正如遗愿清单所讲

 

“他那个时候还好吗?”尾崎毫无新意地问起了这个问题。

太宰被一口茶苦得胃疼,他三心二意地盯着尾崎的红眼线,心里想的却是桌子上为什么没有茶点,等着茶点这个念头终于从脑子里飘走了他才记起来还有人坐在对面问自己问题。

“他还能是什么别的样子,气得要死,吵吵嚷嚷,就差让我血溅当场了。”太宰还是这么说了,这听着才像是一贯的中原,而不是那个走神的,无力的其他人。

“所以我才奇怪你怎么一点伤也没见的就回来了,他受伤了?”

太宰点点头,从事实里挑挑拣拣了些听了不让人生气的部分,再缝缝补补些细枝末节才敢说出口。他要是告诉了这位中原曾经的监护人“我试图把中原埋在大楼爆破的废墟里”,那才是让他活不到明天的最好方法。

“他不常受伤。”尾崎慢悠悠地陈述了个事实,举起茶杯的姿势颇有些落日残阳的气氛,她只比太宰大四岁,不知道做派怎么就能老旧成这样。

“能让他受伤的人不多。”太宰脱口而出。

“你就是一个,”尾崎的眼神审慎地扫过太宰的瞳孔,“你做了什么?”

“和他聊了聊以前的事情,结果他那几天都有点心不在焉。”

 “中也从这事一开始就不对劲了,”她盖棺定论,“肯定是和你有关。不过你特地跑过来一趟不是为了和我聊中也吧,虽然这大概也是目的之一。”

“正事还是有的,”太宰提起正事更打不起精神来了,“菲茨杰拉德对那边动手了,森先生重伤,现在正躺在敌人的重症监护室里浪费钱,他们的总部也基本被菲茨杰拉德接管了。军方果然骚乱无动于衷,你们算是彻底完了。不过我们该拿到的情报线也已经确认,虽然浪费了不少时间但是目的达成了。昨天你有见过镜花了吧?”

“见过了,她精神还好,”尾崎却还是笑得阴测测的,“中也呢?”

“啊…”

太宰不怎么回忆的起来上次对别人无言以对的事情了,这话出口其实也没什么难度,陈述语气里加上点遗憾啊嘲讽什么的,就是他平日里的样子了。只是他现在的心情糟糕透顶,对着尾崎更是没心情演下去,可他过来确实只是为了把那几个字说出口的。

 

“失踪还是死亡?”尾崎倒是直截了当,像是从一开始就明白了一样。

——推定死亡。

 

出门的时候尾崎送了太宰一篮子茶点,粗粗地拿纸包了两圈,又附带上一句如果有话要说可以随时来找她。这种同情的态度来的莫名其妙,称得自己倒像是最消化不了这个推定的死讯的人了。

对,尾崎还要他去收拾中也的遗物,说什么中也要是知道了太宰治跑去他家,肯定气得从坟墓里活过来,可在这之前他甚至都没想过查查中原究竟住哪里。尾崎把地址夹在茶点的馅里,太宰从一口红豆沙里吐出了那片写了字的塑料,总觉得尾崎还是要自己死的。那公寓布置得和他去过的那间安全屋大同小异,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冰箱里好歹有新鲜食物。中也还应该有个酒窖的,太宰翻天覆地地找,也还是只有摆在显眼地方的冷柜,和十几瓶说不上好但也不糟的酒,档次和他们两个稍微成年些,也更有钱些的时候买的那些差不多。书架上有些太宰也熟悉的旧书,中原说过的那本《青葡萄》也在。他不知道从心里的什么地方涌出了一星半点的感动,抽出来的时候果然也看到了那封夹在里面的信,“太宰治的遗愿清单”几个字明明白白的写在信封上。

“你一直留着啊…”他自言自语,也可能是在和角落里的摄像头说话,“这可算是我对你唯一一点友好的感情了,我还以为你会带着这东西去死呢。”

“我还想了点办法找到了你最后那段录像,无人区里飙车爆炸落水一项没落下,死得相当的轰轰烈烈呢。你在法律上根本不存在也没人去找你的尸体,那么大的声响新闻上就用了句输油管道故障掩饰过去了,还一定要加句无人伤亡。英雄落幕的苍凉剧情你是喜欢的对吧。”

“大姐从开始就是要背叛的,森先生从来也不想留你,菲茨杰拉德想要收买你是被拒绝了吧,最后你还拒绝了我。对了,你知道最后杀了你的是谁吗?”

“是你们的赞助人啊。”

“我只是奇怪你被几方一起出卖,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居然是潜逃,这可不是什么完美的逻辑。但你也说过,人的身上是不存在逻辑完美的。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结论,可你就结局就是这样了。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你办个葬礼呢。”

就是这样了。

“我那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太宰治对准了卧室的天花板角落,仿佛那里有个闪烁起来幽魂不散的红点一样,“我出去买点什么,一会就回来”

 

太宰治怎么会放过最后一个恶心中原中也的机会,墓地墓碑墓志铭,真实姓名真实年纪,全都准备齐备。亲属朋友只有自己和尾崎,他半真半假地在唯一一个听众面前背了半个小时中原中也的生平,全是零碎的傻事,好不容易等来半句话的赞美无外乎又是这个人有多么四肢发达。说到最后他自己也忍不住笑,尾崎跟着笑,一边笑一边从包里抽出瓶贵得人倾家荡产的红酒,软木塞拔得也粗鲁,对着嘴就往里灌。半瓶下去抹抹嘴,把还带着自己口红印的酒瓶往太宰怀里一塞,你没找到他的酒窖对吧,你把他以前的干的蠢事都告诉我,我就带你去。

“我闯了他的私宅,你抢了他的红酒,他还是不出现,看来是死得真真切切了啊。”

“他终于死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你们两个的私人恩怨可是我好几年来最喜欢看的戏了。”

“我只是可惜他没死在我手里而已,”太宰治把瓶底里最后那滴酒倒在了墓碑上,算是送了中原最后一句话,“你看你,这些就你要是买了就喝,怎么能沦落到我手里。”


tbc.

评论
热度(7)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