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7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apter 7 同床异梦与间接杀戮

 

“太宰,”所以中原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太宰想着当然是最紧要的问题了,尾崎也好森也好,差点被自己炸死的仇都可以先放下也要问的问题自然是这个,自己是中原最优先考虑的不是吗?

不是,太宰在心里回答,当然不是。

他在森关门的一瞬间用和前两天一模一样的姿势,把自己的枪顶在了中原的后腰。中原也用如出一辙的不在意移开脚步。他找出了个医药箱,若无其事地包扎自己,毫无危机感地暴露在太宰枪口下,还用最泰然自若的表情聊起了天。

“你需要我给你列‘太宰治不会这里枪杀中原中也的一百条理由’吗?”中原粗犷地咬断了绷带,“还是说你觉得你能杀了我?”

“那你想听‘为什么中原中也不是个好演员的一百个理由’吗?”太宰也不尴尬,“你和大姐在谋划什么?”

“这么明显吗?”被问到的人饶有兴致地回问。

“你对着森先生那段的演技还挺自然的,像是演了这么多年的水平,”太宰虚假地夸奖,“那表情就好像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地就被背叛了一样。”

中原少见地叹气,迟来的痛感让他把这么无情的话也说出了点婉转悠长的意味来:“所以我是在什么都知道的情况下被背叛了?你和大姐达成了什么协议才是我该问的问题吧?”

“为什么一定是我…”太宰撇撇嘴,心里把他那些遇到麻烦事就推自己出去的同事从头到尾嫌弃了一遍,“不过我现在只能说,镜花的失踪的确是森先生的责任。”

“镜花的事情无论是谁动的手,这和我们目标都没有冲突,”中原终于现出了点愤怒的情绪来,他那句“我们”语气里还有不太容易察觉的心痛,“我们的伟大计划里可没有这一项。”

“你承认你们有个伟大计划了?从你不辞而别就开始的伟大计划?”太宰心里稍有些空荡,中原把他和大姐叫做“我们”,可他和中原在中原的嘴里永远都是“我和太宰”。

 “你不提不辞而别那事我还能和你心平气和讲话。你以为这几枪能阻止我杀你?况且现在你我都已经是敌人了,我能忍住回国之前不对你动手都算仁慈。”

可太宰治从小就不把中原说要杀了他的这样的话放在心上,中原下手再狠都会留自己最后一口气,他也就放心大胆地接着和中原在言语上互相讽刺:“你不下手不过是因为没有明确的指令下来而已,所以啊中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跳槽?”

“哦,”然而中原对这句话的反应居然还不如对不辞而别四个字来的激烈,“你可以回去告诉福泽谕吉或者菲茨杰拉德你已经努力过了。”

太宰心满意足地点头:“我以为你想告诉的是大姐?”

“你说过的吧,‘中也要是这么容易就怀疑到大姐身上那才是真的好笑呢’。大姐既然能让你一直跟着我以防我不小心被你们算计死了,至少告诉她谢谢。”

“中也居然也有难得聪明的时候。”

“你要是那么急着去死就尽管接着说话吧。”

 

说是回了国就是敌人,太宰还是耐着性子帮中原清理完了伤口,中原侧身躺在床上,疼得满身是冷汗,更别提睡着了,太宰就坐在床边陪着他睁眼看星星。太宰看他没力气,嘴上也一刻不消停,中原斜着眼睛,表情根本就是想要一死了之省得受罪。太宰闲着无聊就接着说不辞而别的事,连着小时候一箩筐惨不忍睹的回忆,哪件能让中原恶心想吐讲哪件,故事的开始全是中也啊你为了为了我做了这个那个。中原开始还想反驳几句,可听下来全是他以前干过的事,太宰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差给他写成小说贴满墙壁了。

“挺精彩的不是吗?”太宰说无可说的时候总结到。

你和我的人生一直都挺精彩的,中原轻轻说,我还记得你说你想要本初版的《青葡萄》,我走之前到底也没找到。后来倒是从BOSS的书橱里偷了一本出来,可BOSS的收藏你也不想要吧。

你还记得啊,太宰难得温和地笑了笑,可惜我后来找到了,辜负了你难得的一片好心了。

我一直都有一片好心,就算是对你,中原不服气地呛回去。

是,是,我知道的,中也的好心肠,太宰心服口服地拿出他哄孩子的口气,就算你现在像喝醉了一样。

“我喝醉了不是大吵大闹胡说八道吗?”中原一点也不信,他虽然记不了多清楚,但好歹也有个印象,容不得太宰这么糊弄他。

“你喝多了的时候才吵闹,真醉了倒安静,不管我说你什么,你都和颜悦色极了。”

“你想套我话?”中原左右听着觉得一点也不像赞美,“还是说你以前套出我什么话了?”

“我试过来着,有关大姐或者森先生的,或者你遇见我之前的事。不过你嘴严得很,几句话就绕回我身上了,一点也不像醉得动不了,”太宰耸肩,戳了戳中原的腰让他给自己让个地方躺下,“不过你也就喝醉过两三次,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中原龇牙咧嘴地往里挪了半个身子的位置,太宰也不嫌弃窄,抓了个枕头倚在床头。他伸手给中原理了理头发,中原居然还往他身边蹭了过来,一张惨白的脸就在他的胯骨附近。气氛温馨得可怕,太宰想起来几个小时前他想的那些东西,几乎是鬼迷心窍地脱口而出了一句我喜欢你病弱的样子。

“就因为没力气和你吵架?”中原今天的脾气好得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没看出你也挺没出息的。”

“和你说什么话没关系,”太宰又有点懊恼,话一出口就没那层遮遮掩掩的趣味了,“你随便理解吧。”

“我还觉得你每次想害死我的时候也很有魅力呢,你刚刚让我自己想办法逃的时候我可兴奋了,肾上腺素消耗干净以后才能想起来加倍恨你。你这个人也就这么回事,事情不受你控制了的时候就干些要命的事,自杀或者杀人都一样。刚刚我才想明白,你就这么害怕我会想死吗?”

“你想太多了中也,我只是讨厌你而已。”

中原听得出太宰的回答有多么潦草,自己今天的心情已经格外糟糕,可不在乎更糟糕一点了。有些事压在心里时间长了甚至会长出幻觉,比如:“我回头看你了,”中原硬生生地起了个别的话题,“你送我上火车的时候,我回头看你了,我当时还在想那会不会是最后一面呢。”

可太宰声音低得像自言自语:“你不是说不谈不辞而别的事吗。”

“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tbc

评论
热度(7)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