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le match nul

le match nul

黒子のバスケ

青今

.SAK

 

 

青峰向来不愧为最强。

 

这句话今吉相信了十四年,除非哪天青峰他死了——这不成立,至少暂时不成立。

他分神想着现在的情况也算不上糟糕,不过是一个控制不住情绪的病人想要弄出点无伤大雅的混乱,他可以轻松处理。青峰就在隔壁睡觉,这点动静未必吵得醒他。唯一不太令今吉满意的是猝不及防中被刀子划伤了脸,也不是大事,他只是有点见不得自己的血。

理所应当的,青峰等到今吉把人撂倒在角落了才打着哈欠衣冠不整地推门往里走,眼角还带着点没弄干净的分泌物。

“要处理了么?”青峰看都没看一眼那人。

“我可不是你那样的野蛮人,这是病人又不是仇人,”今吉白了青峰一眼,皱着眼睛往自己的脸上贴创可贴,“你要是记恨他毁我容,那照他脸上也来一下就是了。”

“你就说的好听,”青峰指指角落里那摊东西,“你这不是自己划了么!”

“你别冤枉我,这是自卫。”

“谁信你啊,”青峰大概也就是来看看,“我说你是不是也别干活了,一个月没见,我回来第一面就是你被人伤了,不够晦气的。”他有点不耐烦,大大咧咧地坐在今吉的办公桌上,脸色不善。

“这些废话等我的病人醒了再说吧,”今吉这么说着,手里倒也不客气地把一盆冷水浇在了那人的头上,“醒了吧?”他手里拿了个不大的盒子,朝着还迷迷糊糊的病人摇晃,“这次是你自找的,药我给你开好了,余款一分不少打过来,也别让你底下的人过来找事,否则你知道下场。”他指了指青峰。

今吉这么说着,后面的青峰已经从桌子底下摸出了枪,虽然他的脸就够吓人的了,哪里还用言语:“队长,要处理了么?”

“青峰”今吉压着嗓子,语气里有十二分虚假的温柔,“要沉得住气。”

然后那人连滚带爬地走了。

 

这么多年了,青峰也没什么变化。

 

心情好,或者有所企图的时候会叫自己队长,是从学生时代就养成的习惯。

“队长,我刚刚说什么了?。”

比如这样。

“摸过枪的手可别来碰我,”今吉坐回椅子上,手指敲着扶手,“这么想想你还是以前看着顺眼。”

“有什么关系,洗洗就好了嘛!再说也不知道整天念叨什么‘青峰是最强的’是谁,对吧,队长?”青峰一定是不满的,他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今吉的脸上了。

但今吉有心捉弄他,为难他,在不激怒他的情况下让他无可奈何。

“不,我要去洗澡,你要是敢跟过来我就半夜给你打一针毒品,没关系,你就算废了我也养的起。”今吉眯着眼也不知道看不看的清那张黑脸。

“啧...”青峰嘴角弯了弯,完全不把今吉的威胁放在心上,“那也要看看你半夜还有没有劲起床。”

今吉的威胁在大部分无伤大雅的情况下对青峰没用,这也是学生时代纵容他的恶果。

所以在青峰睡着之后,今吉真的给他打了一针无伤大雅的安眠药,他还没那个本事让自己真的没劲起床。

 

 

明面上今吉是个私人医生,青峰则是无业游民。私底下今吉还是个私人医生,青峰却什么都干。青峰是退役警察,不过也没干几年,后来给赤司暗地里的实验室做运货人,之间和今吉一直没有断掉联系。今吉在风险大一点的时候也耐着性子搅和进去,防止青峰有时候不过脑子的冲动,风险小一点的时候就待在他的办公室等青峰完好无损的回来。

从贴心温柔这点来说,青峰可不是个好伴侣。烹饪水平两个人半斤八两,但青峰的脏乱差时常能让有轻微洁癖的今吉抓狂。他会把青峰的床单从床上扯下来,里面还夹着上衣外裤内衣袜子,怀着无言的怒气往洗衣机里倒上过量的消毒水,可这时青峰不是在外面工作就是在浴盆里玩水。

“衣服脏了扔了买新的就行了啊...”

今吉同样无法忍受青峰随便又恶俗的服装品位。青峰搬进来之后今吉把他不多的随身衣物尽数塞进了垃圾箱,刷爆了青峰一张银行卡换来了符合他的审美的日常穿着。被赤司调侃时青峰还不甚在意,等到绿间问他“你找到女朋友了?”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其他人对他的品位的诟病已久。

 

工作远不是一帆风顺,大大小小的伤两个人都受过不少。普通的皮肉伤不算在内,青峰最不愿意提的一次是回家的路上酒后驾车出了车祸,折断一根肋骨又狠狠被今吉奚落了一番。今吉最不愿意提的一次倒是彻彻底底地被人暗算。青峰一边抱怨赤司不知道从哪里招来的厉害仇人一边被今吉带着往安全地带跑,今吉体力不如青峰,落后几步腿上中了一弹,青峰不留情面地最后把人打成了筛子。青峰折了肋骨还有人给他照应生活,今吉在床上躺了几天家里又乱的不能下脚。青峰到底顾忌今吉爬起来找他算账,只能挠着没几根的短发听今吉指挥,半天不到焕然一新。

青峰的脾气暴躁,今吉倒从不认真和他生气,气不过也没意义。就算和青峰住在一起平添了不少麻烦不假,但这么好的保镖可遇不可求,况且他是真的觉得青峰让他放松。

 

那次两个人一起去实验室是在元旦。

到了才知道他们是来参加聚会的。青峰本来是没有必要叫上今吉,但他不怎么在乎地说反正今吉也是自己在家里吃冷冻食品,还不如过来凑热闹呢,火神做饭比你好吃多了。

“你就是来混饭吃的吧。”今吉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否则谁要来啊,赤司绿间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还不如你呢。”

今吉可没办法为这种评价真心实意地高兴起来。

然后青峰跑去和火神斗嘴大吃大喝,今吉老老实实坐在一边和赤司聊天。

“大辉辛苦你照顾了。”赤司客气地朝他说。

“哪里哪里,青峰也是成年人了。”今吉客气地回答。

“把他交给你是正确的选择。”

“是嘛,我也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后来连赤司都跑到空地上和其他人一起烧烤,今吉还是迟一拍一样地坐在原地。

“喂今吉!”青峰终于转身朝他招手,“过来啊!”

今吉向他走去。

他听到了背后的一声轻笑。

 

上了船的人是下不来的。

他能压住青峰,自然青峰也能压住他。因为青峰他认识了不想认识的人,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事,还惹了一身不想遇到的麻烦。但青峰是最强的,所以他不能停止想要接触青峰的欲望。这是他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今吉看着躺在旁边睡得安心地青峰,安心地闭上眼睛。

 

Fin.

 

 

后记

只想解释一下那句阴森森的笑。

看成是谁都行,实际上是谁一点也不重要,因为只看这一点说是谁都没问题。

所以除了今吉和青峰,剩下出场的人是谁也都可以。

有一个非常怪的背景设定,但是说不说都差不多。

===============

实际上,放在这里说,是在《触底》的世界设定里

青峰也好今吉也好都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配角罢了

==============

题目是平局的意思,就是那么一种意义。

评论
热度(21)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