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6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3 Ch4 Ch5


Chapter 6 你是我走向坟墓的捷径


太宰在被飞机餐吵醒之后终于想起来问问中原怎么看这个意外事件了。

中原理所当然地说是陷阱,他甚至还拿出了他从森鸥外办公室里偷的资料来阐述这为什么是个圈套。大抵就是菲茨杰拉德如何费尽心思绑架一个毫无用处的Q并想让森鸥外把一直负责这个区域的中原从本土支开,再趁这个机会对森或者尾崎下手的麻烦故事。他倒不怎担心那两位的安全,森先生既然敢就这样顺着别人的意把自己派出来,自然是有办法保证整个组织的安危的。

“如果我知道这是个圈套,那这就算不上是个圈套了,而且无论如何Q也是无辜的。”中原稍有点抑郁地对太宰说。

“我也是无辜的。”太宰在一边友善地补充

中原瞬间就忘了那点抑郁,朝着太宰翻了个白眼问那你干脆翘掉别来啊。

Q是无辜的这句话,中原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笑了。Q年纪很轻,雇佣童军出身,悲惨童年轻轻松松地毁了他的脑子,谁也不知道森鸥外是从哪个垃圾桶把这人捡回来的。他声音尖得像游魂,这把嗓子说出来的也全是些“我要毁了你”之类毛骨悚然和匪夷所思的话。可中原不喜欢Q倒是觉得他无趣,倚靠着过往的杀人经验,想法却太浅薄。

 

所以当他做好几乎万全的准备闯进那座被毒贩占领的公寓楼,并看见被绑得像个艺术品还已经昏过去了的Q的时候,他真的有考虑过要不要照个照片传给尾崎当个笑话,然后撒手不管。他最后也没狠下心,还是那点组织成员的义气作祟,好歹自己也是名义上Q的上司。最后的问题他要怎么带着一个人脱身,耳机里的太宰难得的没多话,只是异常简单地汇报着监控里的情况。太宰说他看不清门外有多少人准备冲进来,让中原好自为之,中原嘲讽他隔了个街就想逃避死亡。

“你已经准备好了为救Q而死这个结局了?”太宰惊讶得不得了。

“我早就准备好所有的死亡结局了。”中原嫌弃地反驳。

这是句无可争议的实话,几乎伴随了中原到目前为止的整个人生,和手枪上膛声一起,和催泪瓦斯爆炸的声音一起,和中原遍布世界用着不同名字的通缉令一起,和一次次胜利一起。这栋楼里那些能被几条捕风捉影的假消息蛊惑的,只会贩毒的垃圾怎么够看,更何况中原的耳边还有个出神入化的太宰,所以当中原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咒骂的时候太宰心里是慌了一瞬的。

“你中了…两枪?”太宰下意识地问。

“一发在左肩,另一发是擦伤,遇到了个狠角色,更像是放假消息那位派来以防万一的,”中原的声音似乎微妙地兴奋了一些,“太宰,能查到这是谁吗?”

太宰把车停在街角,屏幕上几个不同角度的照片里除了中原,还有个头发长得离谱的男人。“不用查,这是拉夫克拉夫特,菲茨杰拉德雇的佣兵,我在总部那里见过他,”太宰皱着眉头说,“中也,你觉得不觉得这件事…”

“没有逻辑是吧,”中原的声音越来越小,“太宰,我有个问题……”

然而中原的问题没能出口,耳机那边只剩下了枪响和身体撞击墙壁的重音,中原难得陷入了近战的缠斗,为了保证Q的生命中原几乎一直在试图摆脱追击的人,直到被逼进一间公寓暂且藏起来,他需要止血。

“你怎么能又中一枪?”太宰的话听不出来是嘲讽还是疑惑,他顺着监控看见中原带着满脸的血躲在墙体后面,Q完好地倒在他的脚边,表情意外的安详。

“太宰,子弹用光了,”中原的声音平静得要命,“我要是不小心死在这了,记得帮我和大姐说一声我爱她。”

太宰差点没忍住那句脏话,这还远不到绝境呢,中原怎么就没一点起伏地准备起了后事。

说来讽刺的是,太宰从没想过自己能看到中原的死。很久以前他曾经试着害死中原,或者带着中原和他一起死,手段是拙劣了些,可童年的中原也远没有现在经验丰富,即使这样中原这人还是死不了。任由太宰换着花样地折腾,中原都能把两个人一起从坟墓里拽回来,时间一长他没由来地相信起了中原永远不可能死在和他有关的任何事件里,折腾得更加疯狂。几次下来他唯一的发现是中原病弱的样子特别令人着迷,可惜这话他从没敢和这位令人着迷的人说。他原就觉得中原的灵魂异常苍白,再加上苍白的脸,沉默不语地教着别人绝望的真实意义。他自己也苍白绝望,只是明明白白挂在身上未免无聊了些。

可几年不见,说着“有办法杀了我你倒是来试试”的中原怎么就能成为“我要是死了你帮我传达一下遗言”的中原,太宰苦笑,果然跟着森先生时间长了,人也是会无可奈何地变得无趣——这样的中原中也和自己又有什么区别。

 

“中也,”太宰冷淡地说这惊悚的话,“你自己想办法逃吧,我要开始爆破了。”

 

要是中也死了的话,我还是会把他那句遗言传达给大姐的吧。切断通信的一分钟后他就引爆了提前布置好的炸药,太宰异常职业地抹去了监控上的痕迹,开着那辆中原前天从黑市偷来的车离开了现场。那是个近乎法外之地的街区,想把那栋废墟伪装成黑帮火并的牺牲品相比真的去炸楼反而算是简单的事情了。回到安全屋他一眼就看见了中原散在桌子上的假护照和机票,想着这个人可能会回不来的时候他的心情近乎是愉悦的。

——中原才不会让他愉悦。

“你知道那个位置是安全的吧。”

中原只比他晚回来不到二十分钟,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身的血腥味,一把直指着太宰的眉心的枪,和货真价实的杀意。

“你把Q扔下了?”太宰起身迎向枪口,“中原长官意外的无情啊,你不怕森先生追究你的责任吗?”

比中原的回答更先一步到来的是一阵敲门,伴随着森鸥外的声音意外地在门外响起:“中原君介意帮我开下门吗?”

中原是从牙根里挤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拟声词,他先是不情不愿地收了枪,才转过身用和太宰几乎一样的阴暗表情面对被他自己放进来的上司。

“太宰君不用担心,是我把Q接走了,不过刚刚有件小事我忘了说,”森还是清白无辜地笑着,眼神更多地延伸在了太宰的脸上,“尾崎可能是叛逃了。”


tbc.

评论
热度(6)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