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5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3  Ch4  


Chapter 5 太宰治的不动声色

 

中原中也早就在摸爬滚打里明白了为什么不能相信太宰治。提起教训,伤筋动骨或者生命攸关的都数不清,何况还有那些无关紧要的骗局和恶意。中原确信太宰还记得他当年骗自己和他一起嗑药自杀的事,他倒没为这多记恨太宰,他恶心自己一时鬼迷心窍更多些。他最好的选择就是离着太宰越远越好,倒不是说他屈服于太宰治那些杂七杂八的心思,只是机关算计虚耗生命,自己也许哪天就突然死了,那时候回顾一生岂不冤枉。

可他还是和太宰一起坐上了飞机,民航客机商务舱,挤得容不下顿航空餐。太宰一把枪当然是要挟不了他,他转身把枪从太宰那布满疼痛的胳膊上卸走的速度比太宰脑子里预演的还要快。只是没走出两步就遇到了在坐在花坛边上守株待兔的尾崎,她这次穿的是件看着挺贵的裙子,纸伞倒是带着,看着更像普通的那个尾崎红叶了。她看见太宰可算不上高兴,太宰不介意,规规矩矩地打了个招呼。尾崎又带来个文件袋,用眼神示意太宰是时候滚开了。

“这和我有关吧。”太宰不走,立马就换了副心情低落,生死随意的表情看着这个比他大四岁的女人。尾崎无言以对,她印象里的太宰还就是动不动躺在病床上连喘气都费劲的样子,这人倒是知道怎么让人心软,和背后一凉。

“和你有关没错,不过你还是最好滚开,”尾崎当然不至于被他骗了,“两个路口之外的转角有个咖啡厅,在那里等着。”

“帮我点杯双倍浓缩,”中原补了一句,“多拿点糖包。”

太宰也没真想纠缠,他耸耸肩,擦肩而过的时候还带起了风,中原盯着那根飘着的风衣腰带看了一会,目送太宰走出了他的视线。

“你什么时候往咖啡里放糖了?”尾崎对着太宰空荡荡的背影问。

“你不如问问我什么时候喝咖啡了,”中原也耸耸肩,“随便给他点什么让他慢慢琢磨怎么恶心我而已。所以,这又是出了什么岔子了?”

尾崎的脸从和蔼可亲一下变成了忧心忡忡:“Q失踪了。”

中原硬是半点吃惊也没让别人看出来:“他终于叛变了?”

“他可能把我们在那边的办公室顺手给炸了,还杀了几个人,然后就失踪了——我说的是可能,”尾崎不赞同地摇头,“我当时确实也不觉得BOSS把Q一个人放出去算个好主意,但突然失踪也未免蹊跷了些,所以你能猜到的,BOSS让你和太宰一起去看看。”

“又是太宰?他还惦记着挖太宰墙角这事呢,”中原找了块干净石头挨着尾崎坐下,话说出口又觉得措辞欠考虑,“让我们两个去帮他杀叛徒,就因为我们两个都不喜欢Q?”

“你是不喜欢Q,太宰那是深仇大恨了吧,”尾崎提起这件3年前的事情时也有点心虚,Q一时兴起去招惹福泽那边一个刚刚入职的员工,拿了一些真假参半的情报去挑破离间,只是惹祸上身最后差点死在太宰手里,“我记得还是你去把他从太宰那里抢回来的。”

中原点点头,这事是自己这边理亏,太宰把半死不活的Q扔在中原脚边的时候虽然半句话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但他可一点没掩饰那浓郁的杀意。

“我越来越不明白BOSS在想什么了,以前还多多少少能猜,最近就有点,”中原长出了一口气,“像是要做什么大事了一样。对了大姐,昨天我放你桌子上的蛋糕你给爱丽丝了吗,她上次说想吃让我买来着。”

“你有空去我办公室放东西怎么没空自己去找她,”尾崎起身撑伞,“放心,她喜欢得不得了。”

“不想撞见BOSS而已,这几天已经是我人生中最糟的几天了,一个太宰就够了,分不出神再去对付BOSS。”

“是啊,你都累到没和我抱怨半句又要和太宰一起干活了,”尾崎挥挥手,“快去喝你的咖啡吧。”

 

中原盯着咖啡的漩涡出神,双倍浓缩,旁边的糖包摞得和杯子一样高。对面的太宰一点也没往这边看,他正翻着纸袋子里的东西兴致勃勃呢。见鬼的兴致勃勃,中原嫌弃地把糖推到一边去,他就知道太宰才不能让他高兴哪怕一分钟。

“以前我就想问了,梦野久作这个名字哪里不好了他非要叫自己Q?”

“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的真名啊,”中原抿了一口咖啡,觉得味道也不算糟,“就好像你也不叫太宰治一样。”

“中也,”太宰一愣,“你叫什么?”

“中原中也。”

太宰明明白白表现出了“所以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的意思:“然后?你是要告诉我森鸥外也是假名吗?”

“我有个代号的,SUGAR,只有森先生和大姐才知道我的真名。”中原犹豫了一下,他对代号这东西没什么更多的诉求,即使这名字他自己也觉得有点过于甜蜜了。

太宰表情复杂地看看中原,再看看那些糖包:“SUGAR?”

“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的资料摸透了呢。”他皱着眉毛,一点也不信太宰的惊讶。

“没,我就是对你没什么兴趣…”太宰缓缓地把他的吸管咬出了一圈牙印,“而且你的加密级别太高了。”

中原不以为然,他根本就没有真实的电子资料,扔在数据库里层层叠叠加密的那份也只是半真半假的,他知道太宰当然明白。太宰是个出色的情报官,大部分人在他面前和裸奔也没什么区别,更何况他们相识已久,底细早就被摸得不能更清楚了。他又想起在这四年里他是见过太宰几次的。Q那是第一次,破破烂烂的太宰把破破烂烂的Q扔在地上,中原是想伸手扶住快要失血昏倒的太宰的。那个人却带着那收不住的嘲讽向后退了一步,精神苍白得过分。太宰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可到最后也没真的说出口。那天夜里中原久违地喝多了酒,心里明白他们之间也就只能停在无言的默契那里了。那眼神分明就是太宰小时候的样子,盯着因为他才磕了药的中原时那股浓烈的依赖。再之后太宰在自己的准星里也出现过,不是来碍事就是来搅局的,话还是一句都没说过。中原那把枪指在轻易就能要了太宰命的地方,他曾是想不管不顾地杀了这个人的。

 

而不是让太宰治卡在他旁边的座位里,难受地倚在靠背上睡觉。中原几乎是长久地看着太宰头发末尾的分叉,一边看一边恶心自己的多愁善感。

 


tbc.


*SUGAR=KISHOW TANIYAMA先生的SUGAR(笑

评论
热度(5)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