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4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3 


Chapter 4 中原中也的郁郁寡欢


太宰治想起来那是挺久以前的故事,个位数年纪,还知道安慰自己明天会是更好的一天,虽然这事情从没真的发生过。两个人无父无母,街头相遇,谁知道怎么就吵吵嚷嚷地一起过了下去。那时候太宰靠坑蒙拐骗为生,挣得多,被打得也狠。中原就老实一些,找了黑社会用来洗钱的餐厅洗碗为生,老板看他机灵,钱给得还算公道。两个人每月节省下的那些钱都被合着伙咬牙买书了,只是太宰挑书的口味不怎么样,看得多了自己倒是抑郁了起来,整天嘴里都是活着有什么意义,一副死人样子。两个人还有本公用的字典,被翻得破破烂烂。后来他们还学起了外语,说好以后一起去国外看看。当年说这个的时候还挺当真,现在看是没这个机会了。他们关系急转直下是从太宰治第一次试图自杀开始的,太宰治记得自己因为安眠药口吐白沫的时候中原慌得好像天塌了一样。那时他才不到十岁,又没钱,哪知道这要怎么办。中原嘴里念叨着想出门找人,又怕一出门太宰就死了。再往后的事情太宰就记不清了,他好像是吐得脑子都成了浓汤,等他再清醒的时候中原对他的态度就直直往另一个方向飞奔不止了。太宰倒是学会了下次再吃药好歹买贵的,成分纯点能少受罪。太宰从前磕止疼片成瘾,最过分的一次他骗着中原一起磕,两个人差点就一起死了。只是差点,中原一边吐一边拖着两个的沉重身体去找人救命。

现在的他又后悔当年自杀那么轻率了,没死成是一回事,中原为了三番五次救他,被尾崎介绍给了森鸥外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要是没有森先生这个医生,太宰可能早死了,中原的人生倒可能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早点跟着尾崎离开又不会有不同的结局。当年的尾崎红叶也年纪轻轻,看着太宰和中原心底里的同情止不住地往外涌,心一软就让森鸥外过来帮忙。太宰再之后自杀醒来看到最多的倒成了森那张老奸巨猾的脸,恶心得他恨不得立刻再去死一遍。中原也不喜欢这个医生,要不是还要救太宰,尾崎也拦不住中原动手。

过去的事情确实是阴魂不散的,太宰疼得要死的时候总是想着中原慌神的样子,可他们年纪涨到两位数以后就只剩下了互相嘲讽。中原看他受伤,不上来朝着伤口添油加醋都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太宰在病床上走神,快睡着的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有个任务。他那骨裂的右臂上还有固定板,浑身上下除了疼倒也没其他毛病,那就是该走了。他面如土色,理直气壮地告诉医生说要出院。全医院都是一副你随便的表情,只有来探望他的国木田还问了一句你身体好了吗。还没等太宰说是,他就把花往垃圾桶里一塞,提着太宰的领子让他去见福泽先生。被塞进车里的时候他还止不住想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现在这样子,过去的日子回味起来怎么也比现在值得怀念。

 

总之,他疼痛地站在上司面前,觉得中原坐在沙发里的样子特别嚣张和碍眼。

“这么直白地跑到敌人的驻地里,中也是觉得自己死得不够快吧。”

“特殊时期的结盟,这话是你说的吧,”中原不为所动,眼神像是在刻意估量太宰的身上痛苦,“我是来摊牌的。”

 “找福泽先生摊牌怎么不让森先生自己来,”太宰抓抓头发,一脸麻烦找上门的不快,“交涉这种事是大姐的职责吧。”

“单独行动,我当然没告诉BOSS,大姐也不知道。”

“你哪能瞒过森先生,”太宰撇嘴,“那我是来干嘛的?”

“当然是人质,”中原懒得理他,把问题转向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人,只拿下巴指指桌子上的录音笔:“他找你说什么了?”

“收买。”

“那是第一次的事情吧,第二次呢?”

“宣战,”福泽严肃得不行,“他扣留了我们的一名部下,泉镜花,你是认识的吧。”

当然认识,听到这个名字中原有点无言以对,当年的尾崎不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差点就要和这边大打出手吗,这会出事的又是她?他有点为这孩子感到遗憾,小小年纪就被推来推去当筹码,弄得自己一点也不活泼可爱。但自己也没什么立场说这话,他和镜花年纪差不多的时候也活得身不由己,更别提活泼可爱了。

“所以说,福泽先生这边只会营救自己的成员对吧。”

福泽稳稳当当地点头:“然而,只有我的两位部下面临了生命危险,”刚刚面临过生命危险的另一个人配合地把自己的石膏递到中原眼前,“太宰的事情是森鸥外先生动的手吧。更有趣的是,我找到了最后一个和她在一起的人。”

太宰用他还自由的那只手接过他的上司递来的照片,中原清清楚楚地看见是个金发的小女孩,和似乎长高了些的镜花。

“这是谁,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太宰阴测测地笑,“中也还给她买过不少礼物吧。”

“BOSS哪里舍得让爱丽丝去拐骗少女。”中原嘴上这么说,脸色却和太宰如出一辙的阴沉。

“镜花是在我被袭击的同时失踪的,而森先生给你的指示可不只是监视菲茨杰拉德那么简单吧。可惜了,大姐这时候的立场倒是很难看了,”太宰可停不下那张嘴,“你确定你和大姐还在一条战线上吧?”

“我和大姐就不劳您费心了,”中原倒是比太宰印象里表现得平静多了,“红叶姐再怎么样也比你们两个可信,挑破离间也请麻烦换个对象。”

“只是个小猜测而已,中也要是这么容易就怀疑到大姐身上那才是真的好笑呢。”

“你明白这个就好。”

 

这谈话开始得不痛不痒,结束得无关紧要,太宰跟着中原出门的步子更是自然闲适。

“你跟着我干嘛,”中原威胁地看着太宰那块石膏板,“要是想再躺回医院我可以帮你。”

“回家,任务不是还没结束呢。”

“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

“你就不想看看森先生究竟想做什么吗?”太宰还在循循善诱。

“不想,”中原的拒绝也很干脆,“和你搅在一起,后面肯定没什么好事等着我。”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过得还是挺开心的。”

“那是你开心,我可是活得生不如死。”

“我们还说好一起去国外看看呢。”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

 

——“我只是觉得,要是把这些事情扔下,和你一起逃出国倒也不算太糟糕,”太宰慢悠悠地,泰然自若地,把枪顶在了中原的后腰上,“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来见你?”


tbc.

评论
热度(2)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