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03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1 Ch2


Chapter 3 麻醉医生拿你无可奈何

 

中原本来是想扮演好心市民把太宰送去医院的,但他离得有点远,一片混乱里被其他人抢了先。司机的伤不重,中原假装看热闹凑过去的时候只闻到了过于显著的酒精味道,太宰看着倒是更惨一点。他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似乎还有意识,那两颗充血的眼睛准确无误地抓到了人群里的中原,然后才真的昏了过去。

不要过来…吗,中原为太宰这个暗示真心实意地开心了一会。就让他一个人孤独死在医院里也挺好,能有个葬礼参加就更好了,他倒想看看太宰那墓碑上写的什么名字,然后光明正大地偷个骨灰。不过这都是后话,中原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说太宰这是意外才叫见鬼,他有点进退两难,不知道现在最不冒险的做法是直接回家还是去见见尾崎。监听里一片祥和,太宰暂时缺席,简直是最不幸的开始了。他刚想离开现场,就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声音相当的熟悉。

“中也,别回头,”尾崎在他身后看热闹,“任务继续,上面的命令。”

“哪边的上面,BOSS?”中原就接着假装看热闹。

“福泽先生,”尾崎满嘴的无所谓,“你看着太宰被撞是不是还挺开心?”

中原梗着脖子说不,我不开心,这人就知道给我添麻烦。

“我倒是挺开心的,”尾崎在他头顶上笑,“对了,福泽先生要把太宰转去他们的医院,你可以明天去看看他。”

“所以说其实这不是我们借了太宰,是他们借了我吧。”中原叹了口气,看够了热闹准备转身离开,和尾崎擦肩而过的时候才发现她今天穿得挺普通,一身运动服就像是出门晨跑的上班族。中原没看见她几乎不离身的纸伞,恍惚间觉得这像是另一个人一样。

谁想去看太宰啊,中原在心里补充。

 

他当然还是去了。

“没把你的胳膊撞断真可惜,”如果暂时把任务忘了的话,中原看着像张废纸一样皱巴巴躺在床上的太宰心里的确挺高兴,“所以我才说你的运气邪门,现在看是你这人都邪门。”

“我果然最讨厌中也了,”太宰虚弱地骂他,“带送葬的花来看望病人,也只有中也能做出来了。”

穿了一身黑还在胸口别了白花的中原不为所动地把花放在床头:“是啊,换我躺在这里,你昨天就能把葬礼开了。再说你也疼得要死了吧,我知道你代谢麻醉快,真可怜。”

可这就是为什么我喝不醉的原因啊,太宰疼得没劲开口,把脸转到看不见这个人的方向,只想直接昏过去。他看中原进来的时候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心虚,很久以前差不多的场景也有过几次,中原什么晦气带什么生怕太宰病痛之中得到安慰,然后嘲笑他浪费麻醉。太宰只能忍着痛一动不动直到缝完针。疼得不行就大声嚷嚷,嚷嚷到中原堵着耳朵翻着白眼摔下东西走人。太宰治这个人天天觉得物是人非,这会一下子似曾相识起来反而不太适应。

中原看他不说话就起身另一边看看他。“我以为你昏过去了呢,”他蹲在病床旁边,撑着下巴看着太宰眼下的黑眼圈,“关于那个司机,我听说了一点有趣的故事。”

“他反正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吧。”太宰往被子里缩了缩,漫不经心地问。

“那倒没有,”中原眼神里面全是嘲讽,“他说他想自杀,喝了酒开车找人陪葬。”

太宰少见地怔了一下才悠悠开口;“那可真是可怕啊。”

“自杀成瘾的太宰治死于别人的自杀,这结局和你那可悲的人生也算是相称得很。”

“结果还不是活到了现在。”太宰被绷带包着的脸倒有点四年前的样子了,他似乎是想耸耸肩,动了一下结果疼得直抽气,只能抽搐着放平身体。

“那你倒是好好活着啊。”中原被他气急了反而笑出了声,他还真的觉得这个人这个场景这个对话滑稽透顶。

“中原中也旺盛的生存欲,”太宰平淡地陈述着,“难怪大姐以前就更喜欢你,她让你和她走的时候你可是都没回头再看我一眼啊。”

“我对和你一起烂在泥里的生活可没什么兴趣,”中原还是嗤嗤地笑,“你不也是买个东西四年都没买回来?彼此彼此而已。”

太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回话,中原也没再开口,两个人僵了那么一阵子。中原心想我可不是没回头看你,倒是你又说出去买个东西,结果现在只能躺着。他觉得是时候走了,再坐下去医院这股消毒水味早晚渗进皮肤里,可就是要带进坟墓了。

“算是看在任务的份上,你也快点爬起来吧。”他扔下了句话,潇潇洒洒地就走了。

 

三个小时以后中原就成了被抓的流浪汉。他那身葬礼西装突然就破破烂烂起来,被带走的路上还吵吵嚷嚷地说自己没偷别人钱。他确实非要去看一眼那司机才罢休,看是看了,出去要怎么出去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初犯,认罪加社区劳动100小时,很合算的交易。”尾崎现在又是西装革履的样子了。

“只罚钱行吗?”中原顶着张脏兮兮的脸无精打采地说。

尾崎慈祥地摇头:“你的认罪陈述是破产,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大姐,我可没空去做社区劳动。”

“我也没让你去。该做的都做了?”

中原点点头。尾崎伸手递过去台手机,中原盯着信号明确地停在身后。“这真不是BOSS干的吧?”他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这趣味太BOSS了。”

尾崎就好像多意外一样:“你就这么讨厌鸥外先生吗?”

“就和讨厌太宰的程度差不多吧。”中原含糊地回答。

 

——“对了大姐,帮我查一个人。”

 

中原非常轻易地找到了路易莎·奥尔科特,就在那个卡车司机又一次想自杀的时候。她可以说是全然不在意会被发现,中原跟踪她不到一条街就发现她几乎没有戒心,这远称不上好消息,无非是说她不重要,或者她重要到有其他人在保护她的安全。这样就没有意义了,中原谨慎地想,奥尔科特的目的地是家价钱相当惊人的酒店,再跟进去未免招摇。他这样想着,自然而然地换了个方向准备回家。他在还在疑惑为什么有人要大费周章去警示太宰治,直接杀了他都比现在这出戏安静严谨。安全屋里太宰带来的电脑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中原对着频谱一点一点听过去。

 

——路易莎,我需要明天再去拜访一下福泽谕吉先生。

来自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他们那富有的目标人物,时间是两小时之前,刚刚好好的中原找到奥尔科特的前一秒。


tbc.

评论
热度(3)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