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Future Starts Slow//1

Future Starts Slow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SAK


*双つの黒


Chapter 1 她说这是令人感动的再会


太宰朝着路过的服务员随随便便地笑了,他说了句你好,就又低头搅和那杯碳酸饮料。午餐时间,黄金地段,这种便宜餐厅人永远多得离谱,周围精力旺盛的学生和工作过度的写字楼职员抱怨着一切,他却只想抱怨选这么个地方的那个人。从一开始,福泽谕吉,他的上司,扔给他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就提不起精神来,档案袋还没打开他就知道之后要发生什么。他是想推掉不来,上司的话又不得不听。他昨天收到这任务之前还在河里沉浮,刚被救起来就看见了河边抱着手臂的国木田独步,被扔进办公室时下眼睑还是青的,而上司连个睡觉的时间都没给他就让他来见人。现在他胃里全是自杀时涌进去的河水,油炸食物的味道让他一阵恶心差点就要去吐,而他等的人居然还迟到。

“太宰,”迟到的这个人近乎大摇大摆地坐在了对面,“你还活着啊。”

“中也,”他抬起头露出一个虚弱的假笑,“你也没什么变化啊。”

 

这场景算是太宰短短人生中非常尴尬的了,他看着对面的中原也不算自在又觉得好受了一点。再一想对面这个人以后又要是他的搭档,太宰头痛欲裂。

“要和你搭档,我从一开始就需要点酒精,”太宰脸色又沉了几分,“中也还是收藏着好酒的吧?”

“我的酒你想也别想,等这任务结束了你就等着沉尸河底吧,看你这样子也是刚从河里被捞出来没多久,”中原的脸比他还黑,摆明了就是仇人相见恨晚,“要不现在你就去自杀,省了到时候我还要陷害你的麻烦。”

“中也是觉得自己陷害的了我吗?”太宰从纸杯里捞了块冰含在嘴里,无精打采地盯着对面的人,“几年没见自信倒是涨了。”

中原一想起过去他也确实从未陷害成功过太宰,只能咬牙切齿地往椅子里一倒,“这地方你喜欢吗?”

“中也的幼稚也是一成不变啊。”

太宰这个人坐在他对面这个事实已经让中原本来就没多少的耐心见了底,他半个字都不想再废话:“说吧,你有什么目的?”他现在挺想拿刀子抵着那人喉咙让他说真话,如果有场拷问就更好了。

“如中也所见啊,被上司塞了工作,不来就要失业,所以即使是知道是中也,”太宰放慢了语速,连着眼神也暗淡了下来,活像个人渣,“也来了。特殊时期,当做是秘密部队之间的结盟吧。”

话题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中原不想在和太宰重新见面的前十分钟就和他大打出手,更不想被投诉到上司那里:“不管你在算计什么,我是说你个人,别把我算进去,我没兴趣。”他扔下句最没用的话抬腿就走,结束了四年来和太宰治的第一次谈话,极其不愉快的谈话。

 

他们认识很久了,久到中原恍惚间觉得太宰还和他差不多高。那些年间的事情说起来太复杂,中原更是懒得回忆。他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太宰一眼,心底笑着想这场景似曾相识的可以。

 

似曾相识的那天中原大约18岁。大约是说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生日,在街头风餐露宿了不知道多久才遇见的第一个拿他当人看的人,那人说你看着大概6岁了,他就当做自己那年6岁,日历涨一年他就长一岁。太宰曾经说你可以找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当生日,他翻着白眼拒绝了,只是觉得无聊。所以他和太宰说要去首都见那个“第一个拿他当人看的人”,一个星期以后就回来时,太宰既没什么意见也没说要一起去,只是一早起来送中原去火车站。

中原压低了帽檐,长柄伞挂在小臂上一晃一晃。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站台上的人,在心里说了句一路平安。也可能是再也不见,他沉默着把箱子放在脚边,手套脱了又戴上,想着不知道以后会是谁先收到谁的讣告,或者谁也收不到彼此的讣告。

分别的时候太宰给他留了封信,让他别急着打开。他记得自己问太宰别急着是什么时候,那人就高深莫测地笑,笑得脸上的绷带皱起来一个角。

“中也完全不明白呢。”太宰还是语气清淡,嘲讽倒是少了些。

“可我一个星期以后就回来。”彼时中原翻着白眼把那信放进上衣内袋里,现在他只觉得硌得自己格外难受。

“我知道啊,我等你回来。”

 

然后中原就一走了之了。他不信太宰说的,太宰当然也是打算一走了之的。他在火车上看着风景,耳机里隔着电波的声音略有些失真,窃听器也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中原漫不经心地听着,等着那个送他的人回家。

“中也?”一个小时以后的太宰就像出现了幻觉一样,“我出去买点什么,一会就回来。”

他直接摘掉了耳机,几乎能想象出来那个演员对着窃听器笑的样子。

 

所以说无论用什么角度回忆过去,中原中也都对人生无话可说。

 

回到现在,三天前他终于结束了那个消遣一样的任务回到了故土,睡了一觉就赶着去看尾崎红叶坐在办公室里笑得意味深长。一进大门他就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没回总部,总部又翻了个天。少了些人多了些人,他没问大姐太多细节,毕竟他被支开就是为了让这事和他没关系。

“中也,你不用被调回来守办公室了,”尾崎一定要先说那个好消息,“开心吗,我的外勤特工先生?”

中原一点也不开心:“坏消息是哪个?”

“我从福泽先生那里借来了一个情报官,”尾崎倒是先收敛了笑容,“和一个大任务,”她用下巴指指桌子边上那个文件袋,“打开看看。”

 

他抽出那摞不详的东西时全身都在警铃大作,看见右上角的照片时更是倒吸凉气。那照片怎么看都是太宰治,大了四岁,线条更柔和的太宰治。

“他?”中原差点就要掀了尾崎的桌子,他一肚子问题多得不知道从哪个开始,“最重要的是,大姐,我们和那边关系都好到借人的地步了吗?”

“我们和福泽先生他们从来也不是敌对关系啊,只是有点利益冲突而已,”尾崎话说得坦荡,好像忘了她自己拿枪指着那边的国木田威胁他们交出俘虏的样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那里,早晚有一天你们要重新合作这种事你还能没想过?”

“那也不妨碍我不愿意啊!”中原几乎是要喊出来了。

尾崎看他生气笑得更开心了:“想开一点中也,至少这次的任务你不需要你出国了。”

她把这话放到最后说了,中原这才明白最重要的当然不是太宰:“大姐,我以为我们不能在国内活动?”

尾崎耸耸肩,脸上还是从容,眼睛里更多的却是阴郁:“特殊时期到了,中也。”


tbc.

评论
热度(17)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