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清创

清创

Person of Interest

Reese / Finch

.SAK


*422相关

*罗嗦且无进展



也许是有了神在耳边喋喋不休,Reese在冲出去的时候还是坚定地相信他不会死,对于一个从来不对明天的太阳有过多期待的人来说这念头反常极了。他还有顾虑,想想里面那两个人,你如果死在这儿了他们也活不长,然后这世界就完了,Reese啊Reese,你要保护他们——他一边指使上帝关灯一边想。

"他们"里包括了Root,极度紧张中他还是抽出时间来笑了笑,毕竟她曾经是个大麻烦,现在这想法里的真心实意倒是十足十。不是因为不知道在哪里的Shaw,或者神的交互界面,而是“团队里不允许死亡”这种酸溜溜的誓言,不知不觉她已经是队友了。队友,是的,所以他在教堂随时准备把疯女人从Martine的枪口下弄回来。他甚至有点得意,如果失去了她的上帝,Root只是个枪法好一点的普通杀手,动作姿势漏洞百出,身体素质可能还不如发烧烧到40度的Shaw。

 

“预计下线时间?”他问Machine,得到了一个忧心忡忡的倒计时,Samaritan的防爆车源源不断,他有点后悔没有洗劫了整个警察局再来(他八成是回不去了,Fusco一定会开心得哭出来),而对面那些蠢货除了手榴弹什么也不会多带,水平更是难以入眼——邪恶上帝全能的很,不需要那么多有脑子的特工,会杀人就够了,可惜就连这个都做得差强人意。但再怎么说人数也太多了,他不得不根据Machine的情报一遍一遍重设战术。说到Lionel,希望他没在押送老朋友的路上出事儿,Reese从来不认为让警探为他们的破事儿牺牲是个绝妙的好主意,就算他想也不行。送走两位黑帮老大之后耳边的上帝向他交代了一些现状——比如修正计划,比如变电站的地址,比如Control终于决定要向Greer下手,比如Shaw没有死和为什么她拒绝透露女特工的位置,啰啰嗦嗦没完没了。和上次对比鲜明,那时他拿到权限还是为了给Root的膝盖来那么一下子,身边还有一个拿杀人当好玩的朋友。Shaw当时冷着脸说见到Root一定不再打膝盖,她倒是没食言,一天后她打中了那个疯子的肩膀。

 

"你要我注意Shaw的动向?"Reese利用攻击间隙捡了不少东西,而Machine的推测令他头疼不已,"她知道你这么想吗?"

她自然是说Root,软件上帝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所以你希望我能在Root冲上去送死之前拦下她?我以为我也是应该被归到‘感情用事’那类里的。"Reese觉得有点好笑。

上帝仍然表示否定。Reese耸耸肩,Sameen,他叹气,那个小镇,既然证据都指向她没死,事实如果是这样他也不能说惊讶。

 

Reese在危机时刻频繁地想起Sameen,可能是现在他着实需要助力。他怀念和Sameen一起打膝盖的日子,那很快乐,即使他们的价值观完全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曾经异常艰苦的营救可怜ISA特工们的几天里Reese频繁地想起Kara和Mark,一些没有炸弹背心的回忆。现在他又想起了Kara,又顺着Kara后悔起了没在Mr.Thornhill的公司里把一颗子弹送进Greer的脑袋。

 

他看到Zachary又带了一群新的签了保险合同的Samaritan特工来送死,同时上帝向他透露了Control的失败和生死不明。Reese不意外,Control对于全局的掌握永远慢半拍,她毕竟还是个政府官员,而政府官员永远蠢得要命。Reese可不希望她死,他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可能的名单,觉得他们这几个要拯救世界的人现在是真的孤立无援了,当然前提是他们活着逃出去。他们将会需要弹药,现金,水和食物,药品,然后保证通讯安全,至少要换四次车,不能联系Fusco,找安全的地方喘口气。他尽量勾勒了一个安全路线,做好了抢劫无辜群众的准备。Root想必挺喜欢这个的,Shaw要是还在也肯定喜欢。

 

"告诉我还有几个据点是安全的。"他想在上帝昏过去之前再撬点必要的情报。失去图书馆时他们失去了不少安全屋,包括他在唐人街的公寓。后来他也和Han下过几次棋,只说自己搬走了,却还仗着老人看不见,大张旗鼓地偷看那扇透明玻璃窗。他如愿听到了答案,他们还没有失去地铁站,和那个大家一起吃中餐外卖的公寓。他们救过很多程序员,却没救成那一个。

 

The Machine向他发出了下线的警告。时机不好,一片漆黑里漆黑的Zachary又开始喋喋不休没完没了,之后的情况将会更糟,他要先保证自己不被杀或被俘。他向来是喜欢挑战的,比如双腿跑过导弹。

Reese还没等说个再见什么的,上帝却开了口:"Sorry,Jonh",机械音里居然有了点不切实际的伤感。他不知道Machine在为什么道歉,因为那实在太多了。他只是做了几年的首要执行人和24小时的临时管理员,都能收到如此情深意切的道别,真不敢想象里面的交互界面和管理员是不是已经抱成团哭起来了。他相信Root不会崩溃,然而Finch......

 

Reese停止了想象,他突然间被一股巨大的绝望感包围了。

 

Finch,Finch......Harold。

 

他几乎立刻意识到,他那些危机时刻走马灯般的回忆里,却唯独没有Finch。这不合常理,遇到任何麻烦优先考虑Finch的安全是他认识这个人之后养成的习惯,他没有道理这么做,没有什么能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关系也会一直牢不可破下去。

 

所以这是刻意回避,Reese想不出其他的来了。

 

Harold。Reese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他从不怀疑自己是把这个名字叫的最好听的人。除去"这个世界不能没有你"之类的理由,他的确是喜欢Finch的。高尚的友情,诚挚的亲情。再想下去?Reese苦笑着把那个单词从脑子里扔了出去。这不是个正确的切入点,至少在这里不是。他知道自己状态不对,原本顶级特工就没有正常人,他们是自己的心理医生。他迷茫着呢,脑子里塞满了东西,理都理不清。

 

多么简单,“普通生活”。

 

这个念头像是Jonh身上的每一处旧伤一样阴魂不散,每逢刮风下雨就会缠绕上来,一刻不停地敲打Reese矛盾的神经。Finch太了解Reese了,他当然知道Reese一直渴望着回到普通生活,这甚至都不需要监视并推测,Finch只需要看着Reese的眼睛,一切的答案就会在那里,这算是他们之间所有默契中最有技术的一环了。Reese同样也太了解Finch了,为什么那个人一遍又一遍试图把他抛出拯救世界的主线,Reese的责任感不会让自己就这么被保护,可Harold也许会那么做——也许不会。Finch会权衡利弊,就像他以前一次次做的那样。对,利弊,不仅仅是对世界的,对Harold的利弊,更是对Jonh的。Harold想必承受不了第二次"我让我最好的朋友去送死"的打击了。那样他会死在自己的身体崩溃,而不是枪杀。

 

Finch的道德观是让人心生敬畏,不过这不妨碍他视法律为无物,这几乎能完美解释他与Reese为什么能够相处,一个被四个国家通缉的前政府杀手和上大学都要用假名的黑客,案底加起来打印机都会烧掉,两个极端危险的逃犯而已,没人想要看到他们发狂。那些拯救陌生人的日子也许让他们看上去都柔和多了,但硝烟也好,傲慢也罢一直都在那里。就这样Reese也从未停止对"普通生活"的向往,他有与生俱来的柔情;Finch却不再有期待,他希望把自己扔在广袤世界里最普通的角落里,不被人注意,或者被人遗忘。

 

Harold只是疲惫不堪,Jonh也是,他们间的眼神越来越温情也越来越空洞,于是他们不闻不问又以为自己温柔体贴。他们之间的确有问题,非原则性但疲惫的问题。

 

因为疲惫,Finch几乎就要把那所谓的行动基地当成家,他说漏嘴过,也是这么表现的。他整日整夜地待在地铁站,守着他的电脑屏幕,摸着他的,哦不,Reese的狗,深思熟虑自己和别人的死状。Samaritan上线之后Harold的笑得更少了,那股子有钱人的气势也收敛了不少。他看上去挺绝望,Reese跑去游说他"回来"的时候他就了无生趣的,然后短暂地开心了一会儿,"砰"的一声枪响,更胜从前。他是这么依恋这个家。

 

人一旦与其他人建立了联系,就不那么容易割舍。他们这几个人比谁都明白这些。Reese不合时宜地想起与图书馆,家,匆匆告别时的Finch是那么伤心欲绝。他干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眼睛紧盯着Jonh打开那个信封,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知道那上边写了什么。

Jonh不容拒绝地把他的新身份摊开在对方面前,姓名,电话,住址:"你要活下去,"他让Harold记下了,也记下Harold的,"我会尽快用合理的理由找到你。"Reese保证。

"对不起。"Harold的视线落在Bear的头顶,用尽所有真诚对Jonh说。

"如果你还想让我原谅你,就别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死,"时间紧迫,他们要惜字如金,Jonh蹲下来强迫Harold看着自己,在他想过的所有悲伤结局里从来没有这个,他也想不出更凄惨的了,"一切小心,我们都是。"

分开时他们回头注视彼此,强迫彼此不再回第二次。那天夜里Reese不断地做梦,一个小时的梦塞进去两个小时的惨死,他的,Harold的,他们一起的。醒过来的时候满嘴血沫,他一直希望牺牲自己保护别人,结果既没牺牲也没保护,一团乱麻。

 

Jonh注视着Harold的时间足够长了,Harold从两手空空到渐渐有了他们,Reese,Shaw,Fusco,甚至Root。Finch曾经向Reese抱怨Shaw像个不听话的,需要教育引导的女儿,语气甚至颓废极了。而Sameen在和Reese一起打膝盖的时候喋喋不休:"Finch不让我杀人,好,他是老板,为了工资我不杀。可他居然还要和我谈谈沟通技巧!"她看上去义愤填膺,激动地给一个膝盖两颗子弹,"他看上去就像我爸爸,而我爸爸都没他那么唠叨!"激动之中她忘了她虽然挂了电话,Reese可没有。Finch一定是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说:"我没有。"。Reese觉得这就很快乐了,所以对着黑帮渣滓们露出一个恶心的傻笑。

曾经他们也有轻松愉快的日子,打扮成各种有钱人,解决一个戏剧性的案子,拉着Sameen不让她打爆行凶者的脑袋,然后把枪往后腰一别,两个人一起和Harold汇合,吃顿价值好几张大额钞票的晚饭。图书馆里有一个挂满特工们工作服的衣柜,除了一模一样的黑西装,后来的日子里又多出了一沓黑背心和黑短裤。

 

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了,在几次失去所有之后,又一次。叫做Harold和他的疯朋友们的他们,没一个脑子清楚的。利他主义,保护欲冲破大气层,控制狂,暴力分子,英雄情节,目无法纪,自毁倾向,绝不背叛。他们把自己搞得退路全无,就剩下拯救世界,还一点不觉得高尚。团队的领导决定团队的风格,Harold和他的退休杀手们,不过就是一群稍微有点原则和人情味儿的精英罪犯,手里全是别人的血,洗都洗不净。

 

但Reese比谁都明白,这一切都不是Finch的错,又的确因他而起,所以那就是他的错。但凡偏执一点的人都会觉得Finch毁了他的一生,Jonh没怪过Harold,且永远不会。这是他的原则。

 

Reese把自己从漫无边际的回忆里拉出来,他终于把所有能看见的人打成了残废。他听着周围一片寂静,趴在地上体会自己是不是骨折了——应该没有,只有淤青和皮肉伤,可能还有轻微脑震荡。当然死不了,喘口气还能接着打。但他真的很累,疲于奔命的,绝望的累。两天没睡,还带着一个被虐待过的枪伤,如果现在再有人来他只有力气扔手榴弹。Jonh躺在那里装自己是个死人以换取片刻的休息,用里面一个活着的Harold强迫自己至少清醒起来。他思绪万千,身心分离,不知道是希望活着还是死了。如果他马上就会死在这里,Harold救得了他吗?

 

Reese与Finch仍然在向对方交付生命。认识对方之后,Harold只将自己全部的信任交给过Jonh,Jonh也从未完全信任过除了Harold以外的任何人。他们互相拯救,一次一次把对方从死亡里拉回来,也从不介意为了对方去死。Reese是保护者,他希望保护生命,Finch同样。所以他想让他拿起枪,他考虑的是他的死亡,他考虑的却是让他离开?是,这才是该死的Finch,觉得都是他自己的责任的Finch,思路清晰,手段决绝,宁愿一刀斩断关系也要保护对方周全,毫不顾忌是不是有枪指着他的脑袋。Harold从来都是在意Jonh的,Harold怎么会不在意,他的负罪感会将他折磨到死。交易所地下室里Jonh毫不犹豫地为他挡子弹,Harold满眼都是"别为了我死在这里";Jonh给Harold打了一个希望他没接的电话,Harold转身就要为他而自投罗网。他救得了他,当然。

 

然而Reese只想一个人前往冰天雪地送死,Finch几乎被绑架却半个字没告诉他......这算什么?我可以为他死,他却最好别这么想?Reese倒吸一口凉气,除了无条件的信任和无需言说的默契,他们之间几乎什么都没有了。而对于他们而言,信任已然太沉重,厚实地堵死了其他所有的可能性。最可怕的是,他们甚至开始怀疑对方的信任,以一种自虐式的"即使他不再信任我我也会为他牺牲"压迫自己和对方。

 

他为自己推导出的结论胆战心惊,如果这是事实,Reese将会恨不得死在这里。

 

大门终于有了响声。

 

先是Root,用那种可笑的小心翼翼的语调叫着他的名字,Reese积蓄力量准备爬起来嘲笑她。然后才是Finch,他没说话,脚步声像是碎玻璃被扫进垃圾桶,听不出一点惊慌以外的情绪。Reese终于松了口气,即使情况一点也没有好起来,他还是松了口气。他活着,Harold活着,Root活着,Machine——大概也活着,愁云惨淡里最皆大欢喜的消息了。

"哦!你还活着!"Harold终于看见Jonh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惨白但动作还没走形,他那荒唐的劫后余生语气让一旁的Root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她也很高兴,毕竟上帝都这样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你看,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Reese盯着Finch,眼神几乎能把Finch的帽子烧出个洞来,黏黏糊糊一动不动。Jonh想说点什么,对的,只要Harold一句话,刚刚那点想死的念头立马被Jonh抛进了死人的膝盖,连影子都不剩。当然不能死,我还要留着命和你谈谈呢,Reese心想,我们要把其他人都赶走,找个好地方,然后谈谈所有。

 

END

评论(10)
热度(33)
  1. 疯癫大树.SAKちゃん 转载了此文字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