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あの日の海

あの日の海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2015/6/12纪念

*BGM 中島愛- あの日の海 

 

 

海。

 

热,难以忍受的热,海平面蒸腾的水汽和视网膜的灼烧感融为一体,车座泛起皮革烧焦的味道,空调带来的爽快冷气令人倍感疑惑的安心,后视镜里映出车里人的脸表情虚无,车门可以烤熟野兔。

回来的人拿着两个颤颤巍巍的甜筒,奶油似化未化,隔着大开的副驾车窗递进去。他墨镜后的眼睛半眯着,三口吃掉甜筒,包装纸倒是叠得整齐,然后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余味不良,冷的只是食道,不是身体。

 

突然!”车里的人开口,“下起了暴雨,站在车外的你躲闪不及,想要拉开车门,却发现被我反锁在车外。”

车外的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冷笑。

而我,”车里的人表现出浮夸地惊悚神情。

而你!”车外那个近两米的人声音纹丝不动,费力地弯腰靠近,“什么都不会做。”

 

车外的绿间,车内的冰室。

 

 

三年前的一天,突然大雨倾盆,冰室拿着伞在路边进退两难,而旁边还有一个更尴尬的人。他趁着对方还没完全淋湿时慷慨地分享了自己的伞,这时雨下的甚至更大了。

“去那边咖啡厅坐一会吧。”绿间主动接过伞提议。

“也是,这样还在外面,打不打伞也无所谓了。”冰室同意。

自我介绍后陷入沉默,冰室看着绿间点的甜品就有点牙疼。他看了看被自己扔在一边的糖包,再看看一团漆黑的咖啡,不禁揣测绿间年纪会小一点。

“谢谢。”绿间突然开口。

咖啡的漩涡消失了。

冰室的注意力还在那个好像没有消失的漩涡中心。

“啊...”他听见声音回过神来,“对了,你是要去哪里?我送你?”

 

 

车里有奶油的甜腻味道。

绿间开车的风格和他的性格一样及时高效。

我觉得我的晶状体要从眼球里流出来了。”副驾上的人惊悚地抱怨。

哦是吗?”驾驶员又一次冷笑,“墨镜拿下来我看看。”

 

 

绿间的家就在咖啡馆的楼上,他没说,也觉得没必要说,他的尴尬只是来自于在家门口被淋透的事实。有意无意接受了路人的好心,绿间想着自己一定是被疲劳之神打乱了思考。

自我介绍无非流程,冰室可能都不认为需要这个流程,机缘巧合罢了。冰室看上去说话得体,性格友善,眼神倒像是密不透风的墙——他想起来自己那个占据半面墙壁的书架,充满未知的压力。

“你的工作是?”绿间不禁想要知道。

“大学老师。你呢?”

的确是容易被学生喜欢的人。

“录音师。”

冰室有那么一点的惊讶。

 

 

他蓦地发现这些记忆已经变成了粉末,随着车窗外呼啸而过的热风被吹散在了过去的时间中,然而难以忍受的是他不在意这种消磨。绿间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渐渐有了那么一点年代的痕迹,他盯着这双手,嗓子里几乎有一句话要脱口而出。

对,你就说我过时了。”

当然,他不是纽兰·阿切尔,旁边的人也不是艾伦·奥兰斯卡,他们不在供偷情着私会的游轮上,也吃不到新鲜的水果馅饼。

 

 

冰室对绿间通常显得太过尖酸刻薄,对其他人却是个表里如一的绅士。绿间曾经假装学生去大学听冰室的课,因为扮相或过于好笑和无论如何也和大学生相去甚远,引来的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差点让冰室把他从教室里轰出去。

“...你别来了,”冰室下课推他出门,表情极不自然,“我紧张。”

绿间笑了,笑得还很畅快。

“你爱我吗?”百分百不是玩笑,绿间不会开玩笑。

 

 

海风都是热的。

看到海的时候冰室试图开窗吹风,玻璃刚刚摇下来一个缝,扑面热风与背靠冷风就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难以置信,”冰室斜着身子从后座上拿了瓶水,“至少45度,我打赌”

“...难以置信。前面加油站停下加油,之后换你开?”绿间接过水润润喉咙。

我可以保证半小时内到达目的地。”

那我只好把你绑在副驾驶上了。

 

 

“.........这个场合真严肃。”冰室指的是一旁呼啸而过的快乐的大学生们。

“晚上去我家吃饭吧。”绿间表现出了应有的严肃,“我知道你之后没课。”

“.........哦。”

冰室在去绿间家的路上就觉得被安全带勒得心里颤颤巍巍的,到了目的地时他果然有那么一点点的惊讶。

“这地方挺眼熟的。”陈述语气里有着过多的无奈。

这个咖啡厅真的非常眼熟,后退三米可能就是他自顾自给旁边这个男人好心帮助的地方。

“我一直住在这里。”绿间贴心解释。

“说实话我有那么一点上当受骗的失落感。”

 

绿间居然滴酒不沾,他的解释是不喜欢酒精的味道,冰室承认这个理由挺有说服力。

“你介不介意我来你这儿住一阵子?你知道,我家离着学校太远了,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

“不介意,不过这可不是正面回答。”

“我也没打算正面回答。”

 

 

绿间关掉了车里的空调,让湿热的海风灌进车里。

“来这里是你的提议吧,”冰室把手搭在车门上,“一定是你的提议。”

“因为向来是我的提议。

 

 

这是个梦。

[他举步穿过广场,只见他正坐在树下第一条凳子上,一把灰色的阳伞挡在他头上。]

冰室低垂着头,戴了幅手套,他大概在尽量表现出百无聊赖无精打采的气氛,以至于细看起来有点紧张。他在恰好的时机上,一转身看到了绿间。

“哦—”冰室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处在一种微妙平衡上,然后配合地露出一点点困惑的表情,并在定格了几秒之后变成和平日无异的淡淡笑容。绿间又上前了一步。

“哦—”与预定分毫不差的,冰室又一次低声说。他抬起头看着绿间的脸,眼神里一片空白,然后在长凳上空出了绿间的位置。

“我来这儿办事,刚到。”绿间硬邦邦的语气与应该有的惊讶相去甚远,“你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做什么?”

[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向他叫喊,仿佛不等他赶上,他可能又会消失。]

“我?啊,我也是来办事。”冰室说话时重音的位置似乎有点变化,他的眼神没有从绿间身上移开,轻微地皱了皱眉提醒绿间放松一些。

“你的头发变短了。”绿间无奈地,严厉地看了回去。

“很明显?”冰室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过来的时候匆匆修了一下。”

“你是一个人来的?”

冰室居然露出了些许旧日的怨恨看着绿间:“这让你感到危险了?”

“不是。”

“我想是不合时宜,我明白了。”冰室沉吟了片刻,“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完,但是旅馆里太闷了,我出来透透气。”他调整了一下位置,眼神盯住不存在的来往路人,“你没有变。”

绿间突然觉得他话里有话

“这里糟透了,我们去海湾,可以坐汽船转一转,对吧?”看见冰室迟疑的表情,绿间猛地站起来,“我们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

冰室也站起来:“不要再说那些事了。”他颤抖着说,留给了绿间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船上空着一半位子,他们并肩坐在汽船上,觉得几乎无话可说。]

 

 

 

 

说过了,谁也不是纽兰·阿切尔,谁也不是艾伦·奥兰斯卡。

 

 

耳边几乎同时响起大门落锁的声音,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留下的是可疑的笑。

 

 

Fin.

 

 

三周年快乐!

第一年这个时候PROTOPLASM已经动笔,第二年这个时候是《もどかしい世界の上で》,第三年是现在。

不如说居然真的有第三年(笑。

BGM也是标题曲大概与全文气氛格格不入,歌词也全然不相关。并没有写出一个温和的故事有很多原因。里面借用了以前的一段,因为觉得恰好合适。

故事有很多意义,所有的都是。

 

那是段纯真年代。

 

所以说,居然真的是第三年了,效率相当的糟糕(笑。

 

谢谢大家。

 

.SAK


评论(3)
热度(9)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