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活血

活血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醒醒...”

绿间听到的声音远近飘忽,余音带着点酒气,绕梁抓不住重点。

他还沉浸在半梦半醒的幻觉中,可能是饥饿,胃里仿佛三吨秸秆在燃烧,刺痛感让人精神涣散。刚刚应付了太多来攀谈的人,不知不觉间喝进去了三四杯红酒——也好像有人帮他一起应付,他一时想不起来——该先去餐台吃点什么才对,至少也不至于失态至此。累,心里莫名疲劳,即使他向来精神坚强也不能阻止。他用自己通常精明的大脑剥离了所有的多余想法,思维定格在了最后一个问句——刚刚是谁在说话?

好像是个沾着液化冷气的酒杯贴上了他的脸,随即酒杯相撞的清脆声响堪堪驱赶了他突发的睡意,冰室看他没有要再闭上眼睛的意思才放心在旁边坐下。

“找个没人的地方睡觉...”冰室轻笑,“你喝多了?”

“是你啊。”绿间喝尽了杯中的残酒,音节里饱含欣慰。冰室拿来了盘甜点,绿间挑了块栗子蛋糕,想了想又拿了块奶酪,现在才想起来保护胃是无济于事了,安慰剂而已。

“心里如果想的是‘幸好是你’,说出来也无妨。”冰室摇摇头,招呼服务员过来换了两杯新酒,一杯留着,一杯喝掉一半又兑进些水推给绿间,“这场合不适合你,何必过来,你又喝不了几杯。”

“很久没见了吧。”绿间领了他的好意,咽下嘴里的东西,答非所问。

“都忙,有什么办法。”

 

恰巧这次给绿间做翻译的年轻男人是冰室辰也。

 

冰室上下打量绿间。白天的会议过程紧张,而晚会开始之后又是停不下的社交客套,他甚至还没有仔细看过绿间——他们有将近三个月没见了,通过网线或者电话线的接触究竟不够真实。

绿间的头发长了。

曾经有段日子绿间不住地掉头发,满水池的绿色短发仿佛荒地里的杂草一样无情地嘲笑他的焦虑。开始他不说,冰室也不知道,直到他想不通为什么绿间最近连卫生间都不愿意让自己打扫——还有枕边的碎发——很明显的掩饰。

“只是有点掉头发,瞒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嘲笑你。”冰室把绿间堵在卫生间门口,人证物证齐全,他手里的梳子上挂着断发,发尾分叉仿佛绿毛九尾狐。

“那你别笑...”绿间尴尬,话音未落化解尴尬的契机就来了。冰室的嘴角径直流下了血——天气燥热,皮肤脆弱,容易干裂。

其实绿间头发柔软自然容易掉,个位数年龄时就是如此,只是近来严重了些,多半是累的。

无论如何,隔夜浴室里便塞满了防脱产品,不知是谁准备的。

 

很忙,一个毫无破绽的理由。绿间心口不一,从不轻易说什么温柔的话,冰室有心激他,却一时忘了正中这人下怀。假设一个人的极限是做到百分之百的自负,那么冰室的自负有百分之八十,剩下的则是自知之明,消极和不抵抗的混合物。他擅长用空洞的话语应付不如他聪明的人,自然到不令人事后生疑,只是一般骗不过绿间。

“如果喜欢我的回答大可以表现出来。”绿间的镜片闪着不详的光,忙自然也是事实。

“这次听说是你,我好歹特地抢了过来——这个回答是不是很贴切?”

“我之前倒是不知道这边请的是你——不过就是这样的程度罢了。”

“有什么关系,算是皆大欢喜——我水平不差,和你有默契,还能假公济私见见你。别这样看着我,这不是实话吗。”终于说了出来,翻译先生振振有词。

“你的同事们有点可怜。”被翻译的先生从不留情。

“这话可不像是你说的出来的。”

这种对话倒是久违了。

绿间想他的声音有了微妙的变化,酒气太重,这种场合也能喝不少的也就是他了。血是活了,话真是够多的。

“我看你眼圈发红,结膜炎又犯了?”

冰室一愣,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想用手摸摸眼睛又觉得不妥:“也许是酒的原因?”

“这点酒你还不至于红脸吧。”

“...看得出来?有段时间了,我还觉得最近没什么事了。”

“你该去把刘海剪了。”

“我还没嘲笑你头发稀疏是不是发际线又高了呢。”

“别提这个...”

 

冰室觉得绿间略有疲惫时充满魅力。

当然疲惫不令人开心,绿间摘下眼镜眯起眼睛,手指按住太阳穴,节约力气以至于表情白纸一张。他精力充沛的时候倒是知道收敛气势,现在顾不到这些了,他轮廓鲜明线条冷峻,一点也不让人温暖。又有人来搭话,绿间本来就不擅长应付这些,几句话就不想再多说,冰室帮他周旋,心里却多给他记上一笔,有空再算账。

就是不知道有空是什么时候了。

“谢谢了。”绿间说。 

耸耸肩:“我都习惯了,你别又睡过去就行。”

 

“我昨天收到了一盒干花,鸢尾,虽然没有名字不过那是你送的吧。”一晚上冰室笑得肌肉僵硬,他本来没想问出来,说的太明白就无趣了,可惜没忍住。

“上次你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就是这种花,我看到顺便买的。”

“可惜是干花。”

“那下次看到鲜花再送给你。”

“什么啊...哄小孩子的口气?我给你买,以后种在花园里。”

“要五十颗。”

“口气真大。”

 

 


鸢尾,长久的思念。


Fin.


*我推荐给你的生发方法你试过了吗【不

*致我们逝去的刘海

*没有化瘀这篇了,不会有【

评论(5)
热度(14)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