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Sans Gravité

Sans Gravité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地名等均为杜撰,不确定是否有什么意义

 

 

“我......”电话那边似乎传来了巨大的声响,“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没有追问下去:“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行李箱,昨天下飞机我把自己的摔坏了,刚刚好不容易从床底把你那个不用的翻出来。”

“......你在家?”

“刚回来,马上还要回Lemel,忙的不行。你还在那边?”

“后天的飞机去Neciy开三天会,之后再回去。过的来吗?开会我不是主角,还有点空闲。”

“后天啊...我倒是想去,估计来不及。对了我大概比你晚回去一天,先挂了,赶时间。”

“路上别急,开车小心点。”

“这话真不像你说的,太直白了,Shintarou。”

“我对你一向直白。”

甜蜜的情话。

 

Himuro把手机扔回沙发上,抹了把脸上的汗,绝望地想把四周从床底弄出来的灰尘连带旁边那个该死的行李箱一起烧了。几乎能听见飞机的轰鸣声,他蓦地有点心虚,好像身体的螺丝有了松动,却停不下来。Neicy以玻璃制品闻名,Himuro想起刚刚忘了提醒Midorima有空去买对杯子,上次是谁把一直用的一对水杯一起砸碎在水盆里?

 

是谁都无所谓。

 

 

 

 

 

Midorima是在某个常去的攀岩基地认识的Himuro。那时他正悬挂在半空中进退不能,而临时来打零工的教练Himuro在下面拉着他的绳索朝他大喊大叫。

“有些冒昧,不过你应该增重了。”他在Midorima下来之后对他说,“以你的身高这个体重偏轻,这对身体不好。”

“我做过一些尝试,但效果不是很好,”Midorima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他的教练给他卸下身上的装备,伸手拉他站起来。

“我有些办法,不要你要留给我个邮箱,如果信得过的话可以试试。”Himuro耸肩,脱下手套随手拍了拍Midorima的肩,“我不会骚扰你的,相信我。”

他那时的眼神极尽真诚。

Midorima没有拒绝:“谢谢。”

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相互熟悉起来。Himuro只是一时好心,Midorma更是难得的好接触。

之后发生了很多,比如Midorima终于胖了一点。

 

他们在认识三年之后开始了一段同居生活,不算短暂。中间的磨合并不辛苦,也可能就是这种不辛苦,随着时间发酵而成了难耐的负担。

 

有过一次分手,原因没有提起的意义。

 

几年后的重逢是个意外,地点也十分糟糕。

是一位共同好友的葬礼。

即使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又因为长久没有联系谁也摸不清谁的行踪,并不确定彼此是否会去,气氛也理应尴尬。晚一步到的Himuro犹豫了一下站在了离Midorima最远的位置。

天色昏暗,离开的时候Midorima才看见迟来的人,礼貌还是要有,他朝着对方点点头,收到了一个礼节性的笑。走出几步发现两人的车停在一起,Himuro干张了张口,到底还是没说出一个字。Midorima想这只是巧合,但巧合未免太多,他们一路都没有分别,直到停在同一家酒店门口。

Himuro不想让这种巧合再继续下去了,他狠心朝着同站在前台前的这个男人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干涩,措辞客气。

“你住在哪一间?”

Midorima说了个数字,同时他也看到了对方手里的房卡。

隔壁。

他们动作僵硬地朝只会有他们两个的电梯走去。

既然已经开口就不必再维持沉默,两人互相问候最近几年的情况,同样为彼此过得不错而感到安心。寒暄该在各自走到门口的时候结束,原本Himuro是这样预想的。

但...从开始就感觉不对。

“你现在还是一个人?”Midorima猛地问了个恶俗又恶毒的问题,不确定是不是随口一问。

Himuro当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是,你呢?”他只是不想太过被动。

“你要站在门口讨论这个问题?进来谈谈怎么样?”Midorima的话直白的恶心。

好吧,确定不是随口一问。

“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至少我不觉得是。几年不见...这可不怎么像你。”

“这么喜欢回避话题倒是很像你。”Midorima已经推开了门,那张脸和几年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Himuro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知道今天发生了很多巧合...如果只是为了你那该死的命运论才...不,放过我吧,我根本就...”Himuro低头向后退,Midorima没有拉住他。

“我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也不是心血来潮,”他露出了少有的,至少Himuro很少见到的对自己的不确定,“我明白你并不打算一口回绝,进来吧。”

Himuro下意识地想要个缓冲的时间以至于找了个非常糟糕的借口:“我...先回去洗个澡,一会儿再过来。”

“你随意。”Midorima没再看他。

 

等待的时间相当煎熬,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Himuro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好,只能真的去洗澡,来不及细想这真是个可怕的暗示。他想过要不要干脆不去,犹豫再三还是敲开了Midorima的门。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Midorima没戴眼镜,刚洗过澡整个人都冒着水汽,轮廓柔和许多。

“我会的,”Himuro表情让人觉得他对自己很失望,“我不喜欢拒绝你,以前是,现在也是。”他倚着大门,思考要不要再往里走一步。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Midorima看不下他犹豫,反身拉起他的手往里走,Himuro躲了一下,却没拒绝。

“当然有,你根本就没有考虑任何问题,我们才刚刚见面。你不能凭着感觉就...草率地做决定,这对谁都不好,毕竟之前也是你先...”

“我感受到了一点往日的怨恨?”

“我不知道算不算是,与其说我想拒绝你不如说我不想这么被动...我没办法拒绝你...我说过,只要你想,我的答案只会是同意...你喜欢这样的答案吗?”

“我喜欢,这是真的吗?”

“你猜。”

Midorima坐回桌边吹头发,Himuro不知道他该在旁边做什么,只能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吹风机,就像以前他们经常做的一样。他已经好久没有触摸过这个人了,他的头发。他的动作一如旧日般亲昵。

“是真的。”大概没有吹风机噪音的掩护他根本说不出口。

没有镜子,Himuro看不见Midorima的表情。

 

他们躺在床上说着一些以前的事情,Midorima倚在床头,Himuro平躺看着天花板。

“我不会做什么的。”也不算很晚,Midorima关上床头灯,在一片漆黑里语气严肃地说。

Himuro翻了个白眼,朝这个人的腿不轻不重地踢去。

“我也不想。”

他们好像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对了,你明天是要去哪里?这边离机场近,一早的飞机?”Himuro有个疑问。

“出差去Srice,你呢?也是要去机场?”

“...7点32分的RL426?难以置信,明天去Srice只有这一班吧,”Himuro整个人几乎都埋进被子里,“我不敢想象我们要是明天直接在机场相见会不会比刚刚尴尬一点...”

Midorima隐约听见了Himuro一声糟糕的咒骂。

“这才是命运吧。”Midorima的感叹一定是真心实意的,Himuro翻过身子不去看他。

“别说了,好好睡一觉,否则我们只会一起错过航班。”

“开什么玩笑,我会把你叫醒的。”

“那真是太好了。”

 

就算之后仍会遇见各种摩擦和问题,命运是无解的。

 

 

 

 

回到现在,五天后的现在,Midorima拿出钥匙的一瞬间听见了后面粗重的喘息。

他们在家门口相遇。

“你...?”

“之前电话里没有说出来,”Himuro来不及平复呼吸,“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想见你一面。”

fin

评论(2)
热度(10)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