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晴和

晴和

テニスの王子様

白幸

.SAK



白石在一群至多只穿了睡衣的男男女女中一眼就看见了幸村。大半夜里火警警报响得突然,白石的形象也随意至极,外套和裤子都是顺手拿了最近的,为了避免真的裸奔。他从吵吵嚷嚷的人群中费劲地摸到幸村旁边,手里还夹了根没点着的烟。

“...你刚回来?”他问。

唯一西装革履的幸村点点头:“你乱扔烟头了?”

“怎么会,刚刚别人塞给我的,我连打火机都没有,”白石耸肩,“我觉得是警铃坏了。”

“是么?那你应该躺在床上睡觉而不是...”幸村打量了一下旁边这个男人,“奇装异服穿着拖鞋上街游行。”他从包里翻出了打火机作势要给对方点烟,白石笑笑闪开了。

幸村借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冻得瑟瑟发抖还死不承认的白石,即使是沐浴海洋恩惠的西欧地区,十二月中旬也足够让一件衬衣形同虚设。等待的时间并不长,离着需要现场分发感冒药还早,警察便打着哈欠让大家回去睡觉。

 

事实就是虚惊一场。

 

人群吵吵嚷嚷,里面夹杂着口气暴躁的不同语言,想必是在咒骂公寓该死的报警系统。学生宿舍里大半的人是从世界各个角落蜂拥而至的留学生,白石骂了句日语,好好把烟塞进了楼道里的垃圾桶。

“你的报告什么时候做?”刚进门就忙着把自己塞回被窝的白石打着哈欠问他的室友,“明天下午?”

幸村把电脑扔在沙发深处,一边说是一边脱衣服:“明天早晨你敢吵醒我你就死定了。”

“不到下午我是不会醒的,别担心幸村,我也是刚赶完死线的人。”

白石说到做到,第二天幸村准备去做报告时这个人还躲在被子里,满地的演算纸都没来得及打扫,但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幸村在冰箱里留了份早餐。

“我等你回来一起睡到地老天荒。”

他还留了个这样微妙的纸条。下午他头昏脑涨地起床,果不其然幸村把这张玩意儿揉烂扔进了垃圾桶,不过换了张新的。

“晚上等我电话,一块出去吃。”

 

幸村正襟危坐,翻阅菜单的姿势高雅到让匆匆赶到的白石心碎不已。

“你这样会让我看着像个乡下来的无知小子被领着大开眼界,”这话既无讥讽也无自嘲,白石从容接过菜单,“这单你请?”

“随你点什么,付不起大可以把你扔这儿一走了之,”幸村精明地笑,“我有的是办法。”

“你总是很有办法。”被口头出卖的人毫无危机感。

学期结束之后暂且可以轻松一段时间,远离那些该死的演算,报告,和那台该死的电脑,想想就令人食欲大开。

“这么说也想和你商量个事,”白石不掩饰自己的任何跃跃欲试,“你这次不回国是吧?”

“你是说假期一起去旅行?我也正好想提这件事——”幸村一如既往不喜欢激动,这让对方差点以为他要说你不要异想天开了,“你想去哪儿?”

白石大大地松了口气:“我还怕你不同意呢。”

“我那么令你不安?”

“我以为你之前答应是开玩笑的,想了好几天要用什么理由说服你比较快呢。”

“所以呢?你得出什么结论了?”

“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我觉得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Fin.


评论(6)
热度(11)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