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PROTOPLASM//06

PRTOTPLASM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6]

 


绿间是位尽职尽责的医生。冰室看着他对自己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阻止也阻止不了,他心情算不上好,抱着电脑窝在沙发一端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一周之后去换纱布,你要是没时间去医院就在你家我给你换。饮食清淡,伤口不要见水,右手可以用但别拿沉的东西。还有,这几天禁烟酒,这是医嘱。”绿间邻着冰室坐下,开了罐小豆汤,冰室一点也不想尝试。

“绿间君对谁都这么好吗?”冰室把电脑合上放在一边,朝绿间那边挪了挪,晃晃他的胳膊,“不是说这个。”

是或不是都不是好的回答,绿间瞥了他一眼:“嗯?”

“以前敦的只言片语里提到过,说你总抓他去训练,他很不高兴。”

“你觉得这能称作对他好?”

“看从哪个方向说了。不说这个,说多了又要扯到尴尬的事儿上去,绿间君也不愿意听我以前那些奇怪想法吧。”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绿间体贴地没有多问,“我看你刚刚单手打字不是很舒服?”绿间指指被扔在一边的电脑。

“...这个更不想提了。明天下午有新单曲的排练,要是再写不完词会很麻烦的。”冰室活动活动左手手腕,眼睛里的疲劳一览无余。

电脑底下还压着一摞纸,绿间拿起来看冰室没有阻拦。字迹潦草涂改过分,还夹杂着一些难以理解的缩略字母。“还差的多吗?”

冰室远远瞥了眼绿间的表情:“说多也不多,应该弄的完吧,明天...”

“你准备什么时候写?”

“写的出来的时候,”冰室相当嫌弃地把纸夺回去,“我也不知道。”

“拖到死线本来就是你的问题。”

冰室动作突然一顿,脸色暗了几分:“你在质疑我的工作态度?”

“我只是觉得尽量提前完成是常识。”

“...以前就觉得绿间君很难相处,”冰室收敛了一下刚刚差点溢出来的不满情绪,看绿间不以为意地点头,“虽然我很喜欢你这么认真尽责......不对突然这么小心眼是我的问题,大概是有点着急了...”他又摇摇头。

一时尴尬,绿间把空罐子隔着桌子扔进另一边的垃圾箱,落进去的时候发出了空虚的回响。

“好想睡觉。”由糟糕的话题引起的糟糕沉默持续了一会,冰室重新起了话题,他仰着头倚在沙发后背,动作几乎就像靠在了绿间肩上。

“这才五点多...”

“可是我很困...”冰室索性直接枕在了绿间的腿上,膝盖压着沙发扶手,小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闭上眼睛一副“睡着了不要打扰我”的样子。

绿间自然不太习惯这样亲密的动作,但想着冰室大概是美式做派只是避让了一下。冰室大概觉得位置不太舒服,重新睁开眼睛看了看对方,一向懂得保持距离的他自觉有些过了,也尴尬地坐了起来。

“抱歉...”

屋子里的其他声音暂时掩饰了两个人的各怀心思。冰室反思对于绿间太过亲密会不会让对方不快,绿间却是在躲避冰室靠过来时自己莫名产生的亲切感——这个念头吓了他一跳,可再仔细回忆起来却又不觉得突然,绿间的心一沉,有些不妙,他想。

 

之后谁也再没说话。

 

冰室把又重新把笔记本拖到腿上,翻出来耳机,手里拿着铅笔深深浅浅地敲在桌子上,节奏不慢,却也小心谨慎。绿间不想打扰他,去厨房看看怎么解决晚饭。冰室在哼唱着什么,旋律不很完整又离得远,绿间听的不真切。

等他准备停当时冰室还没换动作,像是感觉到了绿间的视线,冰室突然抬头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绿间正在看着自己,他明显有点局促。

“等一下,”冰室说。他把最后几个字打进电脑里,如释重负地站起来,“托你的福,因为不想给绿间君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突然就明白写什么好了。”

绿间不解他的语气里的自嘲,冰室耸耸肩,眼睛里泛起一阵雾气。

“虽然说商业运作的部分难免让人提不起兴趣,但这份工作,对我而言,”不知为什么而想到了这样话题,冰室曾经没有落点的视线终于切实平稳专注的集中于某一点,除去了压的人喘不过气的束缚感,让他整个人都带上了异样的放松舒适,“是真的为了快乐才会做下去的,所以我想我既不会勉强自己去做做不到的事情,也不会敷衍能做到的任何一件事情。绿间君能够理解吧,大概。”他低头咬了咬嘴唇,绿间身体的阴影落在他的眼里,盖住了一部分的期待。

绿间全部都看到了。

 

说是打算好好睡一觉的,可惜天不遂人愿。时间都还没过11点,绿间就被手机铃声吵了起来。冰室半睡半醒间听到了杂音,起来看看怎了时绿间已经在穿外套了。

“急诊?你不是还在休假么?”冰室揉了揉眼睛,向前几步帮绿间整了整衬衣的领子。

绿间一愣,像是没想到这个意外亲密的举动。“大型车祸,人手不够。”

“啊...那路上小心,”冰室迷迷糊糊地便上前拥抱与绿间道别,“明天见。”

“没睡醒就赶快回去睡,”绿间被突如其来的热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却没成功,“我走了。”他逃避一样的急匆匆出了大门,留着冰室一个人在玄关偷笑。

“真是的,躲什么啊。”

 

等冰室醒过来时天已大亮,忘记了手上的绷带的他从床上爬起来,下意识的想去洗澡,在右手推开浴室门的时候才停了下来。他懊恼地咒骂一句,转而摁开了电视。

手臂已经不疼了,冰室活动了一下只觉得有点僵硬。他漫不经心地翻出点东西填饱肚子,顺便听到了关于昨晚车祸的新闻,从女主播只言片语里就能看出来情况不算乐观。

冰室无所事事一阵子还是决定尽量努力去洗个澡。身体浸入热水中让人精神松弛,他半条胳膊搭在浴缸外,分神想着不知道绿间现在是不是还在手术。

大概是这几天过的实在太过惊心动魄,完全放松下来的冰室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太晚了,因为他已经听见了有人开门的声音,而来人清楚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辰也?”

用这个口气叫他的只可能是那一个人,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没有之一。

受了伤这种事情他从心底里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火神,他毕竟他还是习惯性的觉得自己是兄长,对方也是如此。他也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是帮绿间挡了一刀才弄出的伤口,他说不出口,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但火神有自己家的钥匙,平日里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会拜托他收拾。火神不拘小节,不打招呼就过来的事情冰室过去一直并不介意,可只有现在他介意的不得了。

“辰也?”火神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洗澡?”他隔着门问,“我带了吃的过来,快点出来啦!”

“等一下就好。”冰室从浴缸里站起来,颇为庆幸的是天气还没到热的时候,居家穿的衣服是长袖有的遮盖。他擦干身子,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看上去完好无损,才推开浴室门。

火神正在厨房里翻箱倒柜。“辰也你把盘子放哪儿去了?”他挠了挠头,一脸寻常的无奈。

“...大概在那边吧,”冰室随手一指,“tiger今天怎么过来了?”

“放假没什么事嘛,你吃饭了吗?”

冰室探过身子看了看,是份苹果派。

“最近做的苹果派我觉得还不错,给你尝尝。”火神打开纸盒,切了厚厚的一块递了过来等待评价,“怎么样?”

是分量十足的家庭料理,不吝啬糖浆和苹果的数量,甜但不是很甜,一如既往的高水准。冰室夸奖了几句却没都吃掉,他的胃口实在一般。

火神在这种事情上观察从来都不仔细,冰室敷衍的说刚刚吃过早饭就让对方不再怀疑。他们普通的聊着天,冰室避免着使用右手,又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轻松自在,他的心里实在太介意,以至于明明没什么事了却又开始觉得疼。

“不过辰也你的冰箱里居然还有存粮,太可怕了好么!还有你买那么多小豆汤干什么?”火神夸张地表示着他的疑惑。

“心血来潮吧,不过不太喜欢,有点浪费了。”冰室不想过多解释。

“你最近没什么事儿?...我也好想放假啊!”火神豪放地伸了个懒腰,“现在连狗被困在树上这种事都要我们去救,真不知道它是怎么上去的...”他面露难色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你被吓坏了?”冰室无奈地,调笑地说。

火神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多少进展——在害怕狗的方面。他脸一红结结巴巴的反驳,冰室一笑,心想自己不也是这么多年还在拿这件事为难火神。他们的关系在发生了那么多冲突之后仍旧坚固,互相尊重,互相关心,互相包容,冰室欣慰的想,这简直是义兄弟的典范。

“话说辰也今天下午有空么?要不我们去打篮...”火神的话尾还没有说出来,两个人就都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冰室自然知道是怎么了,火神反而一惊,“还有谁有钥匙?”

“打扰了。”绿间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

火神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这头发的颜色有点眼熟,这张脸也在哪见过...“绿间?你怎么在这儿?”

和还愣在原地表示惊讶的火神不同,冰室先走了过去,背着火神对绿间做了个“安静”手势。希望他能理解,冰室在心里祈祷。

“家里装修,暂时过来住几天。”绿间面不改色,冰室先松了口气。

果然火神就这样相信了,虽然还是说了“什么时候你和辰也这么熟了”之类的话,但也切了一块甜点递了过去:“吃饭了吗?”

绿间似乎是饿极了,虽然例行的对于他人的好意撇撇嘴,行动却表明了一切。

“绿间你是去上班了?”火神看了看表,“夜班?也够倒霉的啊。”

冰室递过来了一杯水,又把自己只动了一口的那碟苹果派也推给绿间,对着火神说:“看上去似乎是呢。”

“急诊。”

火神的工作也经常时间不定,他理解的拍拍绿间的肩:“你还真是够辛苦的。”

“和你们两个相比我倒是既没用还清闲了呢。”

“说什么呢辰也,别看不起自己啊。”

“你很清闲?”

“因为总觉得没有像你们两个一样嗯...现实的帮助什么人。”他看着绿间慢条斯理的吃完了自己那盘,朝着火神笑了笑,“下午有排练,所以篮球不能一起打了呢,tiger。”他遗憾地说。

差点就忘了自己还提过这样建议,火神无所谓地挑眉:“以后有的是机会嘛。我送你过去?”

“有人过来接。”冰室拒绝了对方的提议,“tiger觉得我是那么不让人放心的人吗?我可是哥哥呢。”

“你看你又说这话,辰也一直是个好哥哥啊。”火神的回答简直天真无邪。

可惜冰室似乎是不太想让火神多留,热切又痕迹不明显的把火神推出了门外。

绿间把盘子收回厨房,明知故问的说:“你没告诉他?”

“告诉他干什么。”冰室稍微有点烦躁的捋起了袖子,“不想让他知道。”

“你还真是个好哥哥。”

“虽然听出了嘲讽,不过这句话我还是当做真心的称赞收下了。不过你下午能送我一趟吧?”

“不是有人来接?”明知故问。

“你还真好骗。”从善如流。

tbc

评论(2)
热度(8)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