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PROTOPLASM//01

PROTOPLASM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1]

 


医院又是一天的人潮汹涌。

绿间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电梯里也挤的不行,幸而高于绝大多数人的身高给了他良好的视线和空气,才不至于让他一早就在工作场合因为胸闷气短不幸离世。白袍里的衬衣和皮肤难舍难分地纠缠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了,他不太爽快地扯了扯领带。

夜晚工作永远不令人愉快,他在手术室门口站了一会缓和自己的心情,眼神飘远穿过落在非常虚幻的位置上,模糊之中意外定格了一张面孔,略有些熟悉。

绿间的大脑缓慢运作,黑色头发,半边刘海,在人群中略高的身高。对方低头在看病历,再抬头时绿间看清了他右眼下的一颗泪痣,他大概没有认错。

“冰室...辰也吗?”绿间小声念叨这个不太熟悉的名字,却无意上前谈话,正要离开又不小心对上了冰室恰好投射来的眼光——冰室的表情一瞬间生动了几分,他迈开步子,显然是在向绿间走来。

现在离开并不礼貌,工作多年绿间即使不想招惹无谓的谈话,也多少懂得礼貌应付。

“绿间...先生?”他倒是有几分犹豫。

“冰室辰也。”

 

再会的话语未免太无聊了些。

 

“真的是有相当长的日子没有见到绿间君了——我高中毕业之后?到现在居然也有十五六年了,绿间君的相貌并没有什么变化呢。”确认身份后冰室轻车熟路地搭讪,让绿间不禁怀疑他是否有所准备。他简单的应声,暗自希望他不是要在这种地方叙旧。

“绿间君是这里的医生?”冰室指指他明晃晃的白大褂。

“是。你来看病?”

冰室晃了晃手里的病例又塞回包里:“来拿体检报告。”

之后便无话可说了,再健谈的人也很难对着不善于闲谈的人喋喋不休。冰室耸耸肩,眼镜盒从左手换到右手,他稍微有点后悔过来搭话,眼下气氛略显尴尬。

绿间硬邦邦地说:“那我先告辞。”

还没等到对方的回应,绿间远远地看见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向他走过来。

准确的说不是向他,是向冰室。

“冰室学长!”在附近上班的绿间的高中同学高尾抓紧跑了两步,一点也不奇怪冰室在和绿间说话,“小真也在啊,你们已经认识了么?”

“算是吧。”接话的是冰室。

“那我就不介绍了,高中时候秀德和阳泉还打过比赛呢。”

“叙旧就不必了,你过来有什么事?”绿间打断高尾的话,领着两个人往医院正门方向走,“有事去外面说。”

高尾挠挠头有点心虚:“倒不是来找小真的啦~小真你今天什么安排?”

“换完衣服就可以走了。”

“9点多...那正好嘛小真刚做完手术?还没吃早饭吧?找个一起地方慢慢聊?”高尾在绿间背后推了一把,“可别说什么我就算了,小真也该出门和病人医生护士之外的人说说话嘛~”

“绿间君也一起来吧。”冰室也终于开口,虽然语气里的期待并不浓厚,倒也算是有几分。拒绝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年纪增长绿间也不再如少年时般冷硬。想着也并没有什么坏处他点点头,让高尾和冰室在门外等一会儿。

 

冰室和高尾看上去非常熟悉,不知道是从何来的交情。他们找了家附近的咖啡厅,冰室脱下外套时隐约动作有些僵硬。不过是闲聊,问到冰室在哪里工作是对方回答了一个没听说过的公司名字,高尾捂着嘴笑得脸都变了形。绿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低头又喝了一口咖啡。

“冰室学长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啊...对了还有票!”

“这可是十足的实话,”冰室笑笑,从包里拿出信封,不厚,神神秘秘地推给高尾,“时间别忘记了。”

“忘不了啦~”高尾喜笑颜开打开信封.“咦...怎么是两张?”

冰室一愣:“放多了吗...”他小声嘟哝。

“这么一说...小真?你这个月23号有没有空?是个星期五?”高尾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这么问绿间,觉得事不关己早就不在听的绿间动作一顿。

“下午和晚上没事,怎么了?”

“这么巧也是缘分啦,那么小真要不要去看唱演唱会?冰室学长的?”

“嗯?”绿间一时没把高尾的最后一句话当真,“不去。”他相当干脆地拒绝道。

“真是的小真,本人在这里好歹也编个借口再拒绝吧!”高尾有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又转向冰室,“别放心上小真一直都这样啦~”

“没什么关系,”冰室看着确实也没放在心上,由着高尾把票塞给绿间:“多出来的票绿间君拿着吧,我留着也没用。当然绿间君要是能来我也会很高兴。”他语气清淡,看看绿间反倒颇有几分让绿间也别放在心上的意味。

话已至此无非是客套,绿间自觉不够婉转,便顺着对方的意思接了下来。

“那我先收下,如果有时间会去的。”绿间这样说。

 

说是有彩排冰室并没有待很久,分别的时候高尾问绿间能不能载他去修理厂提前几天送修的车,绿间没拒绝。

“他是歌手?”绿间等高尾系好安全带首先发问。

“我就知道你一开始没当真也肯定不会当面问...是啦他现在是摇滚乐队的主唱,”高尾装出点嫌弃的样子,“这么多年了小真还是那么不好说话。”

绿间没理他最后那句话:“你们怎么认识的?”

“Live啦Live,我还一直挺关注他的,之前第一次去看Live的时候遇到了火神,他留我一起吃饭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他出道很久了?”

“五年了,这次正好也是周年纪念。”

“他很出名?”

“应该一般吧。这个一时也解释不清楚,怎么小真是想去?”高尾眼睛一亮。

绿间不回答他。

“我还以为你没兴趣呢,去吧去吧这还是我特地找冰室学长要的关系者席,位置好又不挤超难得的啦~”

“我考虑一下。”

“所以说收都收下了就去吧~”

“那是客套...”

“我知道小真是不好意思让学长失望嘛~”

“喂高尾!”

 

绿间在回去的路上要去趟超市,恰好旁边就有家音像店,高尾一路怂恿多少也让他有了点兴趣,加上冰室从高中起留给他的印象其实还不错,想了想还是决定好歹先听听。

本来有些犹豫要怎么找,结果在挺显眼的地方就看到了冰室乐队的新专辑和演唱会的展台,专辑封面涂鸦化的冰室和乐队的另一位成员——年纪略大但是很面善——笑得莫名欢快。另一边有试听,拿起来之前绿间甚至抱有了一点点的忐忑希望会合自己的口味。

实际上感觉有点微妙,绿间对主流音乐的了解基本为零,所以他下意识的觉得吵闹。风格非常硬气,而他一时也没有分辨出来冰室的声音。之前的见面中冰室一直都是低沉但圆润的声线,音量也不大,但歌曲中开口的嘶吼声直接推翻了这个印象。说实话并没有让绿间觉的赞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想——唱得似乎不错。虽然不算喜欢,看在那张票的份上绿间还是买了一张。

天气渐暖,走出门时他想明天也该换件薄点的衣服了。

tbc

评论(5)
热度(16)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