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写手画手CP问卷Mir&.SAK

写手画手CP问卷Mir&.SAK

.SAK side

完整问卷见 http://asymptotic.lofter.com/post/42af67_17b2760

1.和风细雨

 

绿间开门之前并没想过冰室已经回来了。钥匙没有转够预想中的圈数,他其实有点高兴。

天早已经黑了,屋里没开灯想必冰室在睡。绿间轻手轻脚换了衣服,还没等走到卧室却听见了冰室起身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一定回的来。”冰室声音模糊,揉了揉眼睛看得出不太清醒。

“我吵醒你了?”绿间把他推回床边,语气含着几分抱歉,不太明显。

“算是吧,吃过饭了么?我做了些放在冰箱里。”

绿间接着把冰室塞回被子里:“你先睡,不用管我。”刚要离开,绿间脚步顿了一下又返回去,犹犹豫豫地低头吻了吻冰室的额头。

冰室大概是低声笑了,绿间略微尴尬听的不真切。绿间打开冰箱发现了卖相惊心动魄的食物,客厅里还有冰室整齐放置的行李箱。

听他的声音嗓子大概又受凉了,明天需要煎药了。绿间把这样的便签贴在了冰箱上。

 

 

2.良辰美景

 

今天的绿间还是以前每一天的绿间。

把周末需要用到的书整齐码进书包,计算着时间还来得及去街边的篮球场练习。下午其实有其他安排,高尾原想让绿间一起去隐退前的最后一次训练,绿间冷着脸拒绝了。

倒不是说多么无情,绿间应付不来这种场景,虽然舍不得的感情并不比谁少。当然他也不太适应正常放学时的人潮汹涌,叽叽喳喳的学生大半都十分不眼熟,所以他挑了条没太有人经过的小路。

走到第十二棵梧桐树时绿间看见了一个穿着与秀德制服略有不同的男人站在树下低头看手机。这个男人倒是十分眼熟,只是出现的时间地点都与日常的气氛格格不入。

“冰室?”绿间上前,出声提醒他抬头。

“啊,好久不见,真太郎,”冰室看上去一点也不意外,他把手机放回口袋,径直给了眉头已然皱起的绿间一个拥抱,“我只是迫不及待想给你一个拥抱,谢天谢地这附近并没有什么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绿间的声音不太自然。

“总之是想了点办法。话说我可是煞费苦心才找到一定能够遇到你的地方,不来夸奖我一下么?”

“......走吧。”

“篮球部不再去看看么?”冰室抛出了一个令人感到惊悚的问题,“刚刚路过体育馆,似乎...”

绿间尴尬地收回了马上就要迈出去的步子:“啧...”

“去看看吧,毕竟是最喜欢的队伍了。”

“没有最喜欢...!”

冰室才不会理会绿间的口是心非。他拍了拍绿间的后背:“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之后一起去1on1吧。”

 

 

3.横冲直撞

 

绿间不得不坦率地承认这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握着钢管的左手没有规律的颤抖,右手的警用枪只剩三发子弹,已经没有余裕顾念身上的大小伤口。

撑到至多二十米之外的越野车处就是胜利,他的性命直接联系着车里的另一条生命。

伤口感染导致的高烧不退让冰室的神志已然不清晰,绿间在下车时冰室回光返照般的拉住他的手,大概是阻止的意思,他没听。绿间在把钢管扎进一只僵尸的头颅时分神看了眼车里,冰室大概还没醒。

 

“如果我的身体撑不住了真太郎就不要管我了,不舍得扔掉带着尸体到处跑也好,千万不要再去闯医院。”冰室开始这么说的时候神情带了些冷淡的紧张。

......尽人事而知天命,如果有希望,我不会让你死。这句话绿间不会说出来,冰室曾经却担心他这么想。现在冰室的担心已经应验,但昏迷不醒的他也无法干预了。

绿间距离冰室还有十五米。

战斗的声响惊动了周围更多的僵尸涌来,任何形式的拖延都是对生命的轻视,绿间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甚至撑不到...不,现在不能想这个。

十米。

来不及了。绿间紧张到近乎窒息,这不符合他一贯的性格,但生死关头淡定冷静不过是说说而已。左右两只僵尸尸体横陈的代价是绿间腹部一条10公分长的伤口——已然伤到了内脏。

五米。

失血带来的眩晕,绿间几乎看不清眼前的道路。调动了所有的力气绿间走完了最后几步路程。实际上接受死亡的即将到来比想象的要容易,那么至少在死前要见到...

“辰也...”从来没有说出口的称呼。

僵尸已经缠了上来,位置太糟糕,避不开的獠牙仅仅就在脑后。绿间最后看了一眼还在后座躺着的冰室,面色如常的糟糕。

这就是最后一面了吧——后颈处的疼痛不如预料的严重,手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只能送给自己。

轰然倒地的声音是为生命的最后鸣贺。

 

他不知道的是,冰室也早已停止了呼吸。

 

 

4.固步自封

 

“我回来了。”

一如既往的招呼换的来冰室一如既往的沉默。

绿间把大衣整齐挂好,桌上有味道平庸,卖相骇人的冷掉的晚餐,冰室还坐在窗边的扶手椅上,毫无生气。

绿间看都没看一眼桌上的菜而径直走向浴室,再出来时全身上下都带着氤氲的水汽。他坐在床沿,深绿色的眼睛盯住冰室搭在扶手上的一条胳膊,隐约的勒痕纵横交错。

“今天,”绿间缓缓开口,“我没有锁门。”

冰室的暴躁不过是瞬间的事。

绿间冷眼看着冰室用和虚弱身体不相称的速度和力度离开了扶手椅,甚至还相当清醒地判断了绿间的态度是否是调侃。短袖上衣的后背粘着血,是绿间知道的洗不掉的自虐痕迹。毕竟,这是一年多没有走出过绿间家门的冰室,从最初的抵抗到抵抗失败的另寻办法,再到自暴自弃,冰室至少有五个月没有和绿间说过话了。

“你不该冲动,”绿间换了一个观赏的姿势,“你背后的伤口裂开了。”

冰室的手已经搭上了门把手。他的身体在颤抖,甚至能感觉到微弱的悲鸣。就是这样背对着绿间,十分钟,他也没有试图开门的动作。

“是走不了,还是不想走?”绿间终于起身,冰室也终于回过头来直视绿间,糟糕的脸色,稀薄的泪痕,干瘦的身体。

“走的出去你就可以走。”

......

冰室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真太郎,帮我包扎。”五个月来第一句干瘪的话,冰室扔掉了左手里紧握的匕首,伸出了血肉模糊的右手。

 

 

5.流连忘返

 

手指修长,手腕的弧度沁人心脾,额发长短正好擦过镜架上沿却不影响视线,身体的起伏带着一点湿润的温柔感。明明衣着齐整却能散发难以言喻的魅力,一如幻想中的被这样的指尖划过皮肤而来的震颤。

绿间从琴键上移开目光,乐声不停,歌声不断。

低垂的刘海遮住了半只眼睛,颈部的紧张不影响表情的自若。冰室体会到了被注视的满足,背对着钢琴的身体转了过去。

嘴唇的开合恰好迎上演奏的节奏。

无风,有爱。

 

 

6.暗潮汹涌

 

[对不起,您不拥有进入本设施的权限]

冰室被警报的突然响起吓了一跳,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ID卡全然不存在问题,面前却是研究所里权限最低的酒吧...被大门拒绝的冰室还有些呆愣,一旁的人倒是顺利地刷开了大门。

“意外吧,要不你去问问绿间?”同事爽朗地拍了拍冰室的肩膀让他别在意。

虽然说去找绿间确实可以解决问题,但冰室却觉得这可能不是简单的事故,前线上游走这么久他对于危险的预感一向非常准确。感觉很不好,他用最快但不慌乱的速度回到宿舍,幸好,房间还进得去。

实际上真的检查过自己的权限冰室实实在在感到了惊恐,以他的级别完全不会存在问题的图书馆之类的地方已经全部被封,归属的实战部门更是连大门都摸不到,怎么想都无法用普通的意外来解释,甚至现在连自己房间的权限...在进门之后居然也...

只剩下了绿间真太郎的名字。

冰室脑里浮现的念头让他几乎浑身一冷——他甚至不怎么害怕过——绿间。

要怎么办?

向本人确认几乎是唯一的选择。换句话说,他只能在原地等待绿间的到来。他关掉了屏幕,随身的枪械和匕首都在,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七秒钟后开门而来的,是穿着白色制服,外表看来非常正常,却带着惊人压迫感的绿间。

“真太郎...”冰室站起来,一如往常地笑着,举枪对准了绿间的眉心。

 

 

7.不合时宜

 

已经是指尖相触就无法克制的情景了。

刚刚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下一秒冰室就把手里的枪扔了出去。他们之间有足够的了解让彼此在看到对方的下一秒就明白阻挡在他们之间的隔阂——理解不代表赞同。

绿间更改权限的行为在冰室看来已然写满了不信任,这是感性的判断,理性判断则是自己触怒了绿间——这次的任务危险的非同寻常,危险到强如冰室也不能抱有十足的生还把握。

“你是想和我商量这件事么?”冰室退后一步避免过分激动,“我承认是我主动申请这个任务的,但是既然通告已经发出来了,真太郎也明白这并没有回转余地。”

“这次我和你一起去。”绿间丝毫不收敛他的压迫感,径直越过冰室坐到了卧室的扶手椅上,“过来。”

“真太郎...!”冰室眼神一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吧。”

“我没有你冲动。而且,过来。”

 

说过了,已经是指尖相触就无法克制的情景了。

 

冰室摘掉绿间的眼镜粗暴地扔在了房间角落,绿间稍用力把冰室拉进了怀里。灯光并不强烈,嘴唇的触感与身体的相拥都完美到不行。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不想去回忆细节,绿间的动作是从未有过的粗暴,冰室却是难得的配合。困在狭小扶手椅中,冰室的衬衣若有若无挂在身上,他顺着绿间身体的曲线滑下跪坐在地毯上,通常用来操作机体的双手富有十足挑逗意味地搭上了绿间的腰带。

绿间看着冰室挑衅地朝他展开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报复性质地把手插入冰室的头发,朝着自己的身体压过来。

换个时间冰室肯定会不合时宜地笑出来,现在不是。

激荡的爱意伴随时间早已盘踞在心底,身体的激烈接触与逐渐灼烧的理智残骸下绿间想起冰室一年也只有不到一半时间停留在研究所,还经常带着各种伤。喘息的间隙,浮想联翩的水声,暗淡灯光下的眼神相错,升高的体温。

绿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换成了更深力度的动作。

==============================================

加上了小标题,意思不太重要ry顺便补一点设定,篇幅有限加上也懒得写全...

1.借了pro的设定,冰室开tour归来嗓子不太好这样...

3.名字特长的片段集的第一篇的结局。

4.斯德哥尔摩...

6./7.啊这个机体借了CG的设定,大体情况是7代nightmare也就是lancelot啊红莲可翔啊Modred啊Tristam这样的情况,时代背景不明,绿间研发部主任[罗伊德...?]冰室高阶驾驶员之类的...

其他的就是正经的片段了。

其实这次手感挺怪的,毕竟段落的话还是倾向于有完整设定比较好所以四处借了不少以前写过的梗...

比如6/7两段借了曾经的37文案的内容[因为没放出来所以...]也就是因为这个机体是CG设定惹。

我不太擅长sexy的事情所以色气也好那啥也好都...有那么点随意感ry

SJB那题原本不是这个方向的想法而是图片那类...结果是在是卡住了就变成了有点变态的...我其实挺喜欢压迫感和压抑感

有些地方成文和脑补的差距还是有的,水平所限没办法都表现到位很伤心

顺便最后一题实在挺卡正在酝酿独立成篇

特别感谢 @漸近線  没有太太大概我早就...了= =

怎么说呢,从开始写pro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我不是个很好的写手,这样也能认识这么好的画手实在是足够高兴的事情惹。这些片段一共3K6字,基本上都是上课摸鱼和半夜产物太太和大家都不要嫌弃ry

自high太久似乎失去了和人交往的能力,太太不嫌弃我笨嘴拙舌和糟糕的成文效率就好,能够合作超级开心,希望以后也能接着玩耍!太太有什么想看的题材也说出来我会尽力把她们变成成文的!

Je t'aime depuis toujours!

.SAK

2014/07/13

评论(5)
热度(9)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