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ちゃん

Say it, or ask me something.

在急不可耐的世界上

在急不可耐的世界上

黒子のバスケ

绿冰

.SAK


*2014/06/12纪念

*BGM :もどかしい世界の上で– 牧野由依

 


 

“你说喜欢的动物?”冰室把目光恋恋不舍地从书中移开,“这不像是你能问出来的问题——我喜欢猫,真可惜,我知道你不喜欢。”

“猫?确定是猫而不是某种猫科动物?”

“你可真刻薄,当然如果这是你今天晨间占卜的相关问题,我倒是很乐意说我更喜欢老虎。”

“我已经不看晨间占卜了,不过你现在最好去门口看一眼,”绿间斩钉截铁地说,随即坐在了冰室的对面,“紧急事件。”

“它又来院子里晒太阳了?”冰室悠然自在,“它还挺可爱的呢。”

“不管怎么说,快去。”绿间重复了第二遍。

半分钟后门口传来了冰室愉快的笑声:“猫总是很喜欢你,所以这次带来了更多的小猫。你是因为这个来向我求助的么,真太郎?”

冰室不确信他是不是听到了绿间倒吸冷气。

“别把它们带进来,否则这半个月全由你来刷碗。”绿间“惊恐地大叫”。

“这样太绝情了真太郎,她一直都挺喜欢你的不是么?即使你看到她就会尖叫跑开...”冰室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它都把孩子带过来了,你也对它和善一点吧。”

“闭嘴,我不会‘尖叫跑开’。”

“好吧你没有,但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我把这几只猫带进屋子里,或者你过来看看她们满足她的心愿,隔着走廊和你喊话很累,盘子还是你刷好了。”

没人喜欢刷盘子,绿间权衡再三不情不愿地挪到了门口。

他看到的是冰室正在与几个看不清眼睛鼻子的毛球嬉戏,其中有一只艰难地吊在冰室的裤子上努力不摔下去,还有一只耀武扬威地占据着冰室肩头这个绝佳的位置。母猫蹲在稍往后的地方,看见绿间之后,亲切地抬起了她的头,发出了一声让绿间听了浑身一冷的粘糊叫声。

“明明最不喜欢这样的小动物,真太郎却总被它们爱着呢。”冰室发出悠长的叹息,睫毛忽闪忽闪擦过干燥的空气,陈述语气抛出类似疑问的话语。

绿间不高兴地别过头去:“你不也被它们喜欢着么?”

“但我付出了值得被喜欢的爱,我喂过它们。”冰室不赞同地反驳。

“所以说它们才天天蹲在我们的院子里吗!”

被发现了。

 

最严重的一次争吵以双方都生气到失踪开始。停掉电话,一切社交平台不再更新,谁也不知道谁去了哪里。倒也不是苦痛的不能自拔,绿间在任性度假的起初几天里脑海里全是冰室不同寻常的拔高语调,而冰室倒是干脆地暴饮暴食起来。算不上负气出走,只是有那么几分不想见到的意味。如此不负责任的争吵想必不是因为多么紧要的问题,半个月后他们在家里相遇,不得不面对更紧要的另一个问题。

 

冰室的足足胖了一圈,绿间只觉得还能接受,可冰室却更加郁郁寡欢。

“我觉得有些忧郁。”冰室把零食塞进嘴里,有气无力地扯着手里玩偶的耳朵。绿间正换好衣服准备去跑步,他往懒洋洋但也还能维持优雅的人那里看去,没有任何犹豫,上前一步把零食扔了出去。

冰室居然没和他生气。

“你该和我一起去。”

“我知道,好歹我也是曾经的业余运动员,”冰室装出一副悬然若泣的表情,费劲地从沙发里爬出来,“我就是有点恨自己,你也觉得这很不专业吧。”

 “是。”绿间点点头。

“真伤心。”

 

就好像走在街上会有相握的手,熟识的人诚恳地说你们并没有浓烈的相爱气息,但是有家人的感觉。冰室低头轻笑,绿间沉默不语。“因为我们看上去就色调冷淡啊。”冰室一本正经的回答,却也把彼此手指上的戒指摊开在空气中。年龄渐长,年少时的青春洋溢渐渐蒸干浓缩在眼神里,可到底还是同样的那个人。能够回忆起的是初遇的情景,高速列车上邻座的情缘。冰室把行李箱扔上行李架时绿间抬手帮了不大不小的忙,绿间的指尖划过冰室裸露的小臂,像流行小说的开头一样,触电般的感觉。

“我对你的印象最初只有一头绿色头发,我以为你是那个不知名摇滚乐队的成员。”

“不客气的说,从那个角度我根本看不见你的脸。”

同样的终点,绿间接过冰室递来的名片,作为交换给了自己的,现住地在同一座城市,相隔40公里不构成障碍。

“这样的机会太难得。”

“我赞同你的看法。”

 

好,回到猫的话题。

“我知道你不喜欢,放心身上的毛我会清理干净,但是我还是要喂她们,也许我会找一个离家远一点的地方?”

“固执。”

“我认为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

 

猫满足地舔起了爪子。

 

 

Fin.

我觉得非要争求零点意义不大,不过还是...

评论(9)
热度(16)

© .SAK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